德甲

萌娘星纪 第八十五章 长的帅才是王道

2019-10-12 21:36: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八十五章 长的帅才是王道

陈默对宁小缘印象还是挺深的,这个女孩无法习武,外表柔柔弱弱,可骨子里有一种不愿服输的个性,和男人比丝毫不逊色。陈默记得宁小缘当初脱口而出就看穿了那个白面男子的武技五岳诀,就是对方也大吃一惊,也许她可能知道一些。

陈默往院子里瞟去,一个纵身如同灵猫翻落过围墙。

这个院子是交易厅,正中央便看到了宁小缘。

少女一袭青衣,青丝如黛,却是出落的水灵清秀,宛若不沾尘埃的白莲花。一名大腹便便,堆着一点傲慢的男人在她面前说道:“今年会试,为了帮我们家少爷夺长洛之首,花了好几百万金,现在陈家也是有些拮据,这价格真的不能再多了。”

宁小缘蹙起眉,“可是陈管事,你的价钱也压得太低了,每一件才八千,我父亲也的敬仰长洛陈家,用了半年铸造的铠甲,虽然还没有到星器级,但也比一般铠甲要好很多。管事,这价格却是和父亲说得不太一样。”

两人似乎是为争吵价格争论起来。

那个陈管事一副吃定了你的模样,假笑道:“嘿嘿,和我们长洛陈家交易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你父亲应该知道我们陈家也有自己的矿业和铁匠铸造,只是的确觉得你们宁家不错才给了你们一次机会。这八千嘛……是少了一些,但是现在陈家确实没有再多的金流转,不如这样,你愿意的话就打个欠条,日后,再来补上如何?宁小姐。”

宁小缘抿着嘴,生意上讲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欠条的事也不靠谱。

旁边的郭侍卫沉声说道:“小姐,不如就卖给这里武者吧,宁家的防具也起码得卖给一万五千金以上。老爷交代一百多万金的价格实在不能少了。”

这陈管事的假笑变成冷笑,一副尽管去卖的姿态。“宁小姐长途跋涉来到长洛也不易,带着这么多回去要是遭了山贼可怎么办

?最近听说长洛附近也盘踞了不少山贼,我们老爷也在发愁呢。”

“你这是威胁?”郭侍卫脸色一变。

“在下只是好心提醒,何来威胁一说?”陈管事真诚的拱了拱手。

“郭大哥,不要说了。”宁小缘微微叹气,这里是川州,陈家所掌控地方,他有无数的理由来阻挡这次交易,如果带着这些货物返回,怕也是有去无回了。

“宁小姐,应该会权衡吧。”

“让小女想想,此事事关重大。”宁小缘轻声说。

“可以。不过我家老爷的意思是宁小姐不要声张,坏了两家长期合作的关系。此次损失,日后宁家会得到一个满意的补偿。”陈管事可谓老奸巨猾,一下子大棒,一下子诱惑,用尽了手段,让宁小缘根本找不到可以拒绝的理由。

“告辞了。”陈管事转身离开了院子。

他一走,郭侍卫唾弃了一口:“这陈家真是太不要脸了,出尔反尔,早知道如此,宁家根本不屑和他合作。”

“最近听说陈家大肆收购这些上好的兵器,恐怕是有些变数。”宁小缘想了想。

“能有什么变数?”郭侍卫不解。“难道他想组建自己的军队?”

“难道说?”宁小缘想到一个不好的联想。

“小姐?”

“没事,郭大哥我们先回去吧\u

1000

3002”

“小姐,这货真的要卖给他?陈家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也没有办法了,回去飞鸽传书和父亲商量一下,不过父亲会同意的吧。”宁小缘笑了笑。“这次生意只是小事。”

郭侍卫无奈。

“要不然这货卖给我怎么样?”

一个朗朗笑声突然插入了进来。

郭侍卫全身一紧,立刻拔出了明晃晃寒芒四溅的佩刀,当看到来人时,他那紧张的杀气愣了愣。

“陈默哥。”宁小缘眸子忽得亮堂起来。

陈默从角落走出,歉意道:“不好意思,刚才路过,正好听到你的声音,将你们的谈话都听进去了。”

生意上的细节本来是大忌,不过陈默是她的救命恩人,这点自然无伤大雅了。

“请坐,郭大哥,给陈默哥道茶。”宁小缘轻声道。

郭侍卫灿烂的笑着,便去沏茶。

陈默说不用麻烦了,不过这是礼数,拒绝也没用。

“刚才陈默哥要买可是吓了小女子一跳,陈默的好意,小缘心领了。”宁小缘感激的说。

“我是认真的,不是要帮你什么。”陈默摇摇头,那个陈管事他已经认出,是陈虎豪的总管。本来这种货商买卖的事他是无心去管的,但是听到两人对话,总觉得陈虎豪似乎在暗中计划什么,大肆购买精良的兵器铠甲组建自己的军队,想来是要在长洛夺兵权。

陈默一想,他正好收了一个山贼寨子,有些本钱,不如将他们打造成一支陌刀卫那种存在,暗暗培植起来,以后陈虎豪真有异心,也许能用得上。

“陈默哥要这么多铠甲兵器做什么?”宁小缘好奇的问。

大重王朝武风很盛,崇尚斗武,兵器的买卖只要经过大重王朝官家的认可,得到了特权都没有限制,想卖给谁也无所谓。但是一般来说,能要百多副铠甲兵器的也只有诸\u

26d7

4faf级才需要,不然就是想造反的人。

百多件9级兵器铠甲,再铸成一星也相当于气血九转甚至精花期的武者了。

“妹妹还记得那些山贼吗?”陈默问。

宁小缘点头,女孩很聪慧,马上领悟到意思:“难道陈默哥将那些收服了?”

“是的,周围还有不少山头我准备将他们打造成一只军队,将其他山贼也给挑了。”陈默直接说。

“但是你养了这么一支大的军队,被长洛陈家发现,会被剿灭的吧。”郭侍卫担心的说:“而且我听说,这陈家和那些山贼也有关系。”

“是吗?我只要小心点,不让其他人知道就行了,就是不知道妹妹卖不卖给我这个面子?”陈默问。

宁小缘咬咬嘴唇,平心而论,她当然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卖给陈默,只是之前那个陈管事一通威胁却是叫她很为难。

陈默凝视着她。

片刻,女孩下定了决心:“好,陈默哥救过我一命,要不是陈默哥相救,这批货和小女也遭遇不测了,既然陈默哥想要,那就拿去吧。价钱,小女子擅自做主,不要了。”

这话一出,郭侍卫都呆住了。

“不能让妹妹你太亏了。”陈默摇头,他也不在乎那些钱,不义之财散的越快越好。

“陈默哥误会了。”宁小缘柔柔一笑:“我就说此货被山贼所劫,好应付那个陈家,又能还哥哥一个人情,如果要了钱财,就不好交待了。”

陈默暗暗佩服,女孩心思缜密,想的却是长远。他笑道:“那好,我也打个欠条,等事情过去再来补偿给你。”

宁小缘失笑。

之前那个陈管事带着陈家背景的威势,一开口要打欠条,各种威胁利诱,宁小缘还是犹豫不决,要做思考。可是陈默一说,女孩笑颜如花,仿佛恨不得拱手相送。

长的好看才是王道啊,

郭侍卫暗暗摸了摸自己沧桑的老脸。

陈默说了下送货的地方,因为宁小缘将几车货都事先停在城外,所以倒不怕陈家阻挠。

陈默接着有意无意询问了宁家和陈虎豪做生意的事,得知半年多以前两家就做好了这次生意上的约定,至于其他细节,宁小缘也不太清楚。

“不过有听说陈家悄悄和周围郡城的兵器世家都订了一批精良的兵器,据说是要给川州的军队换掉。”

陈默点头,看来他有必要去长洛陈府一趟,看看账户支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默哥,这次会试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宁小缘问:“听说长安君的世子殿下回来了呢。”

“对,而且打败了宗政家,听说很厉害。”郭侍卫也奇怪说道:“之前还听说他好像是个不能练武的人,真是奇怪了。”

“长安府大概有什么特别的办法吧。”宁小缘露出羡慕。

郭侍卫嗯了一声,表情沉痛。

同为不能气血周转,自家小姐没长安君那种底蕴什么都不能做到,只能希望那几乎渺茫的继承星名。

“我倒是有个问题想要问小缘妹妹。”陈默不知不觉就用上了亲昵的称呼。

宁小缘脸微红,眨了下眼。“陈默哥请问。”

“这些字你认得吗?”陈默拿出了摘抄好的五岳诀后部分。

宁小缘细细看了一遍,“这是五岳诀的功法……陈默哥从那个山贼首领那得到了?真是恭喜呢,这个功法据说很厉害。”

“你认得这些字?”

“嗯。”

“小姐不能习武,但对这些古怪文字很有造诣,不夸张的说,整个江州,川州那些贤士没有一个比得上小姐博学。”郭侍卫骄傲的道。

“别听郭大哥胡说,小女只是稍微看过一点而已。”宁小缘急忙辩解,怕陈默误会自己。

陈默不好意思的说:“不知道能不能翻译一下?”

“可以,不过这个功法并不是最完整的。”

“不是完整的吗?”陈默一愣。

“五岳诀一共有五部分,陈默哥手中的只是其中一部,小女记得五岳诀还有一个正式的名字。”

“什么名字?”

“五指山!”

“唔……”

泼猴,哪里跑?

陇南牛皮癣医院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
朝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陇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