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踏天狂神 墨冉【外传三】

2019-09-13 20:2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狂神 墨冉【外传三】

这场大雪一连下了三日才停下,而整个天地却依旧白皑一片。

苏南烛在这两天三夜当中不曾闭眼,一路向北来到了三玄门北面千里之外的紫竹林之中。

这是一片广袤的紫竹林,幼时都南天常常带着他来,一呆就是好几天。不过,他却不明白,如今的自己心中明明承载着对都南天的仇恨,为何还会不由自主的来到这里。

不过,他却没有在这个无谓的问题上纠结什么,便来到了一处湖畔边

,待他除去积雪,坐下之后,眼中却是迷离了几分。

此时他心头的情绪非常复杂,他也理不清究竟是什么。不过,至少他知道,这些情绪困扰了他三天,以后也会困扰他很久。

“谁?”

突然,在他的感受当中,出现了一道轻柔的气息。而当即,他的神色也紧绷了几分,似乎他最近神经也非常的敏感。

苏南烛的话音刚落,他的眸光也是转到了右侧的紫竹林方向。此时,那条泥泞小路的另一边,却是走来了一道身着紫衣的倩影。

竹影中,苏南烛依旧能够看得清对方的容貌。不过,他却不知道怎么形容她,这般容貌纵然是用倾国倾城、出尘绝色来形容都略显逊色。

她恍若天仙一般,身姿窈窕、俏容完美,已是将“美”展现的淋漓精致,几乎挑不出半点瑕疵来。

但是,纵然如此,苏南烛的眼神当中却依旧有着戒备。他心中没有任何遐想,仅仅只是将她当做一个普通人,在不分敌友的状况下,苏南烛始终戒备。

作为一个先天期的修炼者,一般人的心性也难以达到这种程度。但是,他自小的冷漠孤僻,加上三日前那极度的仇恨,才促使了他如今的心性。

终于,在数息过后,她走出了竹林来到了湖畔。

她看着苏南烛的眼神,却是浮现出了一抹疑惑。这是她从没有见过的眼神,似乎非常沧桑,似乎有很多的故事。

这一刻,她心头出现了一种期盼,她想要了解他。她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过现在有了。

他看着她,心头也是产生了一抹诧异。她的美眸清澈见底,眼神当中也没有半点杂质。苏南烛有种感觉,她只是一个涉世未深懵懵懂懂的女孩。

“姑娘为何独自一人在此处?”

有了这样的感觉,苏南烛心头的戒备才是略微放下一些。她久久不语,苏南烛才是开口。

她美眸一眨,泛起了一抹秋波,言语淡雅道:“在家中烦闷,只是想着出来散散心,不知不觉间,就到了这里。”

她的话语,也犹如一名涉世未深的少女一般清纯,仿佛对世间的一切都充满着好奇,却又十分的不了解。

“尘世复杂,我也很少

本章未完,请翻页离开……家。”

说道“家”的时候,苏南烛明显一顿,不过终究还是道出了口。她看出了他眸中透露的情绪,心中虽泛起一抹诧异,但始终还是没有开口。

苏南烛继而道:“姑娘一人在外,需多加小心才是。”

不过,他在刚刚说罢之后,却感觉到了这句话的多余。眼前这位女子拥有不染凡尘之姿,自然也不会是普通人。

“多谢公子关心。”似乎看穿了苏南烛的尴尬,她也温眸一笑。她的笑容是这般的清新脱俗,自然清淡,其中没有半点的虚情假意,尽是真情实感。

这是第二个对苏南烛表现出真情实感的人,第一个是都南天。

不由得又是想起了那些烦心的事情,苏南烛的眼眸也渐渐暗淡下来,看向了那已经结了薄冰的湖面。

而苏南烛这样的反应,让的她原本平静彻骨的美眸,顿时荡起了层层微波。似乎,是因为他情绪变化的触动,她慌了神,不知是否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对不起……”

慌张间,她道出了这句话语。随后,她也是略微焦急了几分,似乎很担忧会让他厌恶自己。

听着女子莫名的话语,苏南烛的神色也渐渐恢复了几分,看着她俏脸上表现出来的情绪,虽不知是为何,却终于还是笑出了声。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不过你很可爱。”

苏南烛的笑容非常自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一直他都将不快积压在心里,将不愉快全部留给自己,所以才不曾这般。

看着苏南烛此时自然的笑容,她也散去了俏脸上复杂的情绪,转化为了清新淡雅的笑容。

两人笑罢对视不语,良久两人才是回过神来,他略显尴尬的移开了视线,而她的俏脸上则是镀上了淡淡绯红,眸露秋波。

她走到了苏南烛的身旁,一股气流莫名而起,竟是将她剩下的积雪清除的一干二净,随后她便是坐了下来,纤手环膝。

“墨冉。”

墨冉。

这是她的名字。

“墨冉。”

苏南烛道,“很好听。”

墨冉,意墨染。单闻其名,便有诗情画意之感。名如人般美丽,给人以美好之感。

“苏南烛。”

片刻寂静之后,他才是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只是短短三天,但是对于苏南烛来说却好似过了很久。他失去了一个朋友,可能是永远的失去了,那是他唯一的朋友。

今天,苏南烛觉得凡尘并

本章未完,请翻页没有那么多的争名夺利,并不像是师兄弟以及真人所说的那么肮脏不堪。至少,她非常的明净透彻。

“南烛,传说中能止万种痛楚的奇药,想必你的双亲也是希望你能够一生无痛苦吧。”

墨冉非常单纯,话语间也没有那么多的思索,非常直白的道出口。

不过,苏南烛没有选择道破事实。

一生没有痛苦,那应该也只能是一种憧憬吧。他这一世受的痛苦,不是受伤,但却比受伤更痛一万倍。他痛的,是心。

十八年来,唯一真心待他的只有一人,而这唯一的一人也在三天前刺痛了他的心。他不明白既然上苍要让自己承受这十八年的痛苦,为何不让他在十八年前直接冻死?

“是我又……”

虽然苏南烛没有说什么,但是神色之间的变化却依旧还是引起了墨冉的在意,而墨冉才是开口,便被苏南烛阻止。

“不是,你没有做错什么。”

苏南烛的笑容,很温暖,“还不知道你来自哪里呢?”

“我的家,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暂时我还不想回去,不过我也无处可去。苏哥哥,你来自哪里,又要去哪儿呢?”

墨冉这一声“苏哥哥”叫得非常自然。

苏南烛道:“我来自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地方,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他只想要将心中的恨卸去。为三玄门报血海深仇,的确很长很长。

六道魔尊,连三位真人都合力难敌,他不过一介三玄门弟子。这个敌人,于他而言太过于庞大了。

苏南烛的话语,让墨冉泛起了美眸,呆呆的看着他。似乎越是了解,墨冉就感觉越是不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他好像有很多的故事。

转而,苏南烛身后劲风吹过,便扫去了有一片积雪,他也是躺了下去,仰望苍穹眼中却是略显空洞。

“苏哥哥,你真的让我好难懂,什么叫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地方呢。”

墨冉娇首靠在芊芊玉手之上,看着缕缕阳光倾洒之下的薄薄冰面,眼中更是泛起了一抹清灵。

“不过,这些也并不重要啦。嗯……苏哥哥,让我陪你去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好么?”

她说着,言语乖巧平静,却也透露着期待,她很想伴随着他,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情感,因为这是她的心扉中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

良久,他始终没有言语。她娇首一片,眸光也是落到了他的身上。他已经睡着了,平静的呼吸之间似乎非常安详。

她不再言语,而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熟睡的面庞,仅此而已。

本章完

...

小孩健脾怎么调理
取血栓
小孩子老是发烧是怎么回事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