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星武狂潮第0154章双阵叠加

2020-01-26 00:4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星武狂潮 第0154章 双阵叠加

夕梦研也是有些狐疑地看向班铭所在,以她对班铭的了解,事情发生之后,班铭突然做出冲向门口的举动,本身就不是一件可以解释的通的事情。

不过这样的怀疑仅是一闪而过而已,毕竟无论怎么想,班铭都不可能有瞬间秒杀两名地境上品武者的实力。

寂静之中,没有人说话。

孙晓见状心思一动,觉得这名天境强者既然是坐这艘蛇船前往希望星,自然是不想要暴露身份,而后者刚刚如果愿意,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连他一起杀掉,既然现在都未出手,可见是留下了余地。

想到这里,孙晓顿时生出了劫后重生的狂喜,同时有些暗暗得意,就算天境强者又如何,还不是要顾忌到他孙家?

他暗自咬牙,等回到孙家之后,必定要调查出这名神秘天境高手的底细,如果来头不是太大,就让父亲帮自己出这口恶气!

不得不说,孙晓已经跋扈到了一定境界了,一般人可不敢随意和天境强者为敌。

班铭这时候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的确是有顾忌霸业会的原因在里面,但最重要的还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自己。

在班铭看来,孙晓比起身为狗腿的两名地境上品武者更加可恶数倍,过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里?

这个世界上的人渣败类很多,没有遇上的班铭管不了,但是既然遇上了,那他也没办法视而不见。

杀心……已定!

孙晓丝毫不知道自己在班铭眼中已经成了死人,他见自己想象中的天境强者始终没有出面,心中大定,连忙语气卑微地道:“既然如此,晚辈就先告辞了……”

说着,他心中略有忐忑地站起来,向门口挪去。

在场很多人恨不得将孙晓生吞活剥,然而顾及霸业会的势力强大,最终还是选择了隐忍,默默地看着。

“凶手偿命来!”最初被孙晓选中的那名女子忽然发出一声充满怨恨的尖叫,一下冲出,神色凶狠地朝着孙晓扑去。

她的手中,有一把利刃!

如果是正常渠道的旅行或者商船,匕首短刀这类都属于管制物品,不准携带上太空船。

然而这是蛇船,就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了,别说是短刃,只要来头够大,就算是枪械也可以带上来。

这名女子仅仅是基础七段的修为,这时候全力爆发,虽然势如雷火,但落在转身过来的地境下品修为的孙晓眼中,却是太慢。

他的眼中,有一股杀意闪过,不过估计着那名藏在暗处的天境强者,他强自按捺下来,只是准备一脚将这名女子踢飞。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无形的精神力轰入了孙晓的精神世界,使得他的思维产生了卡壳似的停顿,身子随之僵硬,像是吓傻了一样,眼睁睁看着面容充满仇恨的女子冲到了自己面前。

啊!

这名女子对孙晓显然是恨到了极致,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无比凶狠的一刀,直接插进了孙晓的眉心,然后像用筷子打鸡蛋一样将刀刃在孙晓的颅腔内不断搅动!

孙晓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包括……班铭!

因为,刚刚这股让孙晓身子僵硬的精神力,并不是他发出的。

唰!

他的目光一下向杨雅人看去。

对于精神无比敏感的他感应到,是杨雅人出手了!

戴着面罩的杨雅人默默站立着,看着那名确认孙晓竟真的被自己杀死后跌坐在地嘶声痛苦的女子,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班铭心头莫名一寒,看来自己对这女孩的认识还太过片面,没想过这说话做事有些不走寻常路的女孩儿会有这样嫉恶如仇杀伐果断的一面。

随即他才想到,这位毕竟是武尊南山烈的弟子,又岂会是简单人物?

接下来的场面变得有些混乱,谁能想到,出身不凡的孙晓会死在这名女子手里?不得不说是因果报应,要不是他色欲心起,点中这名女子,又怎么会最终被她所杀?

而孙晓的死引起了在场很多人的恐慌,霸业会不是闹着玩的,从本质上说,这个势力是希望星上最大的黑帮。

说是黑帮,其实是黑白两道通吃,涉足商业,把持经济,加上希望星向来无所作为,久而久之俨然成为一霸,立足为希望星五大势力之一。

可想而知,光是凭着孙这个姓,蛇船上的众人,十有八九都会成为霸业会迁怒的目标。

而杀死孙晓的这名女子更不用说,下场会无比凄惨。

就连蛇头,这时候也是神色惶恐,这种事情瞒是瞒不掉的,就看震怒之后的霸业会会怎样处置了。

包括他在内的少数一些人,唯一寄希望的,就是孙晓口中那名隐藏在暗处的天境强者了,如果后者的分量足够沉重,也许能将霸业会震慑住。

处理尸体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由蛇头派人来做,而杀死了孙晓的那名女子也被控制起来,严密监视,防止她自杀。

其余人都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贵宾间。

贵宾间中,班铭三人收起了面罩,神色都是有些异样。

“想不到,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夕梦研俏脸微有沉凝,传音道:“近五十年来,希望星上的自治越来越无做为,五大势力才是希望星上的土霸王,而‘霸业会’本身就是以黑道的姿态崛起,最是睚眦必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孙晓是‘霸业会’的实权掌控者孙一脉的子弟,是‘孙先生’最小的一个孙子。”

“孙先生?”班铭疑惑道。

夕梦研解释道:“在‘霸业会’,最高掌权者正式称呼是总会长,不过还有一个通俗的称呼叫都‘先生’,曾经有过刘先生、王先生,现在是孙先生……‘霸业会’虽然强大,但内斗也很是激烈,几大派系之间竞争上位的大小动作从来没有停止过。”

班铭微微点头,沉吟道:“看来,这孙晓的死,会带来一些麻烦。”

何止是一些麻烦?夕梦研暗自苦笑,五大势力当中,以天罗府和霸业会最为恶迹斑斑,孙晓死在这艘蛇船上,难以想象“孙先生”震怒之后会做出什么举动,也许船上所有人都要陪葬。

夕梦研暗叹,现在能够寄托希望的,就是那位暗中出手的天境强者足够强大。

实在不行,也就只能搬出自己的身份,想“孙先生”再是震怒,也不敢随随便便和夕阀撕破脸皮。

只是如此一来,恐怕霸业会就会怀疑,那名暗中出手的天境强者是否会属于夕阀。

不过如果真要到了那一步,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不知道那个女人会被怎么样?”杨雅人关心的方面却和夕梦研截然不同,轻轻蹙眉地道。

你还知道关心她啊?

班铭看了杨雅人一眼,不过也知道不能怪她当时出手,因为就算杨雅人不出手,那女人胆敢持刀冲向“孙先生”的孙子,无论能不能杀死孙晓,结局都不会太好。

对此,班铭也不好说什么,不过心里则是暗暗盘算,要怎么才能救下这名命苦的女子。

而他和杨雅人都保持了一份默契,因为他知道,自己动用精神力暗算那名护卫,别人或许感觉不到,天生精神强大的杨雅人却应该有所感应。

各有心思中,三人盘膝坐在各自的床上。

唯一让班铭觉得庆幸的是,两女这时候都没心情再追究磁雷风暴的那会儿他为啥要把她们打晕这件事儿。

暗蹙着眉头想了片刻,班铭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心中一下轻松了。

正所谓当局者迷,其实想要保住这个女人很简单,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

对于蛇船上的很多人来说,剩下的前往空间跳跃点的这段时间都是精神上的煎熬。

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

这艘由报废的军方磁浮舰改装而来的蛇船开始减速,缓缓靠近了第一空间跳跃点所在。

第一空间跳跃点刚刚被发现的时候,仅有直径不到十公分,而后通过以科技手段人为扩张,使得太空船能够通行进入。

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来往地球和希望星之间的太空船越来越多,这个空间跳跃点被撑开得越来越巨大……现如今,已经达到了十公里左右的巨大直径!

而在这个空间跳跃点的边缘,排布着一圈直径粗大的金属,这些金属彼此相连,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像是镶嵌在跳跃点上的金属环。

正是这一圈时刻流转着微微光华的金属环,撑开了原本只有杯口大小的空间跳跃点。

这个金属环,被形象地称为“星戒”。

星之戒指。

而为了守护这个对于开通两大星球间沟通往来至关重要的星之戒指,人类在周边布下了重防,建立起了严格的资格审查制度。

往严重里说,在星戒的守护机关眼中,所有靠近以及进出星戒的人和太空船,都是潜在。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历史上的确发生过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

有极端者精心策划了一场大爆炸,成功将星戒破坏掉,直径十来公里的第一空间跳跃点瞬间收缩成杯口大小,造成了数千人死亡以及天文数字的财产损失。

然而,即便是在这样严密的审查制度之下,仍然是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偷渡这个问题,自星级航线开通以来,就从来没有得到过根治。

任何制度,只要是由人来执行,那就必然会有破绽。

人就是破绽。

就比如现在,班铭等人乘坐的这艘磁浮舰,在尚未靠近警戒范围之前,就已经通过科技手段改变了外部涂装,变成了已经登记在案经过事先申报过的一艘贸易商船。

而蛇头早已经打点好了的关系,将蛇船在临时太空港停下后,检察人员进入船中,稍微检查了一下事先准备好的货仓中的货物,便轻轻放过。

在太空港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磁浮舰再度启动,朝着第一空间跳跃点飞去。

班铭和夕梦研都是第一次这么靠近第一空间跳跃点,难免有些好奇,目光朝舷窗外看去,被看去极为巨大壮阔的星戒给震撼了。

当然更加吸引人的是空间跳跃点本身,往星戒内看去,看不到任何星空,而是一片扭曲模糊,犹如炎炎夏日时公路上方的空气,看不到任何清晰的景象。

“这就是空间跳跃点吗……虽然早就通过三维视频感受过,但真正来到它的面前,还是让人忍不住感叹自然造化的神奇。”夕梦研脸上很是惊叹,明眸圆睁,脸颊上有丝丝红润。

班铭笑了笑,他也觉得这东西的存在挺神奇的,不过精神世界中鬼叔哼哼不断,告诉他在封神时代,类似的空间点数不胜数,不仅仅是横跨空间那么简单,有的甚至是超出了时空限制,连接到了另外的小位面。

一个时代是一个时代,鬼叔的这些话落在班铭耳朵里,也就跟听故事差不多。

磁浮舰穿越空间跳跃点的过程并没有惊天动地,唯有两点有些怪异。

一是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都无法传递了,整个世界乃至自己的心跳呼吸声都彻底消失。

二是肉眼可见许多如同萤火般星星点点的光点从外面渗透进来,如柳絮一般缓缓飘动。

“机缘!这是机缘啊!”精神世界中,鬼叔突然又一惊一乍地叫起来,吓了班铭一跳。

班铭闻言就是精神一振,随即疑惑不已:“什么机缘?难道这些光点也是特殊雷霆?不对啊,如果真是特殊雷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的确不是特殊雷霆,不过论宝贵之处,更在之前遇上的磁雷风暴之上。”鬼叔语气急促,难掩兴奋道:“看来这天地变了之后,也不是完全在往坏的方向变——你所看到的这些光点,可以称作空间粒子或者空间孢子,在封神时代,也只有真正的大能者才能从空间之中摄取出这种空间孢子!而到了这个时代,这些空间孢子竟然随意充斥在空间通道之中,若非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

“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可是这些空间孢子到底有什么用?”班铭问道。

鬼叔解释道:“好比锻造一把刀剑的时候,往生铁之中参入少量特殊金属,就能大大提升刀剑的品质。在封神时代,大能者则是喜欢在炼制法宝的时候将空间孢子参入其中,这样可以大幅提升法宝的强度,如果空间孢子的密度达到一定程度,更是能够让法宝拥有空间属性,能够横渡虚空,瞬息万里!”

班铭听得心中神往,立刻道:“难道我也可以通过收集这些空间孢子,炼制出一个可以横渡虚空的法宝?那样我将来就算不能推演出空间传送阵,也可以直接前往特殊雷霆所在了!”

“炼制空间法宝?呵呵,这个笑话很好笑,以你现在的水准,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更何况这个时代许多天材地宝都缺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鬼叔不禁笑了,打击完班铭之后又话锋一转:“现在的你,就只能对空间孢子进行最简单粗暴的用法,你可以通过阵法将这些空间孢子吸附在身体表面,达到一定密度之后就可以形成一层空间甲胄,有了这层甲胄的防御,就算是天境下品强者全力一击轰在你身上,也不能让你有丝毫损伤。当然,这种东西是消耗性的,每承受一次攻击就会将空间孢子消耗不少。”

班铭的眼睛顿时亮了。

这空间孢子如果真有鬼叔说的这么神奇,那真的是一件好东西!

看来正是应了那句话,知识就是力量。

人类发现空间跳跃点已经有数百年,却从没有搞清楚空间通道中这种游离光点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自然不会知道,这些看上去虚幻不真且无法捕捉的光点竟是在封神时代都会让大能者激动不已的空间孢子!

“那我要怎么才能将空间孢子吸附在身体表面?难道又要推演阵法?”

班铭警惕起来,既然是涉及到了空间,如果要推演阵法,所要消耗的寿元恐怕不会太少。

鬼叔却语出惊人:“不需要推演,不过对于你本人的要求会比较高。”

“怎么说?”班铭立刻问道。

“你也知道,太极图本身就是由无数阵法组成,每一种阵法都代表着一种天地规则,而在这无数阵法之中,就有封神时代大能者用来收集空间孢子的阵法,不过你也知道,其中蕴含的天地规则适用于封神时代,而不能用于这个时代。”

班铭闻言暗自点头,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每次用到新的阵法,才需要他消耗自身寿元来推动太极图,对原有阵法进行重新推演。

“不过这次的情况有些不同,时间和空间是天地规则中最本质也最高深的两种规则,天地很多规则都已经改变,唯独时间和空间相关的规则变化极少,所以涉及到这两者的阵法,需要改动的部分反而比其他阵法更少,也因此让你有了空子可钻……简单地说,收集空间孢子的阵法名为‘敛空阵’,其中最关键的也是需要重新推演的部分,就是能够让空间孢子聚敛起来的的‘动力’!”

班铭暗自蹙眉思索几秒,心中忽然一动,有了一种猜想,心跳不由加速了不少:“你的意思是……初级聚灵阵?”

“不错!”鬼叔露出孺子可教的笑容,缓缓点头,道:“正是庄翰耗费寿元推演出来的初级聚灵阵!等于说,如果你想要收集空间孢子,画出新的‘敛空阵’,就必须将原有的‘敛空阵’中涉及‘动力’的部分阵法去除掉,这一步我可以帮你完成,然而接下来,必须由你要做的,就是将初级聚灵阵契合到空缺的那部分阵法当中!但是,有个问题是,初级聚灵阵不是为‘敛空阵’而设计的,和‘敛空阵’不可能是恰好契合的,无法真正合二为一,所以就必须要用到一种你没有涉及过的布阵手法……双阵叠加!”

“双阵叠加?”班铭暗自皱眉。

“简单地说,就是你要同时画三个阵法,一个是部分缺损的‘敛空阵’,一个是初级聚灵阵,一个是沟通两者的中转阵法,以中转阵法做为沟通中介,将另外两个阵法连接起来。”

班铭心头一震,同时完成三个阵法,而且三个阵法之间彼此相连,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个巨大的挑战,不光是涉及到精神能否支撑三个阵法的持续输出,还有其他的东西。

“我已经想好了方案,你看一看吧。”

鬼叔说着,张手一挥,班铭的精神世界中就出现了三个彼此相连的阵法投影。

其中最复杂的自然是部分缺损的敛空阵,而中转阵法相对简单,却也比初级聚灵阵复杂少许。

随着鬼叔双手挥动,中转阵法先嵌入到了敛空阵的空缺部分当中,随即一道道线条从中转阵法中延伸出来,分别与敛空阵和初级聚灵阵相连。

最后,初级聚灵阵降落在敛空阵之上,叠加覆盖在一起,使得整个阵法图形变得极为复杂,乍看上去眼花缭乱。

班铭暗皱眉头,疑惑道:“三个阵法一层层画在身上的话,怎么才能做到让它们之间不相互干扰?”

鬼叔胸有成足,立刻回道:“想要做到这点,也很简单,只需要改变精神频率便可。”

班铭心中一动,道:“你的意思是,我在画阵时,用三种不同的精神频率?”

想一想,的确是很有可行性。

画阵的过程中需要往阵法中注入精神,一旦注入的精神频率不同,就相当于收音机里不同频率的波段,彼此信号不会产生相互干扰,这样一来,同时在身上叠加运行三个阵法也不是不可行了。

“不错,这要求布阵者有极为精确的精神控制力,说白了就是要入微,好在你已经凝聚阴神,想要做到这点并不困难。”鬼叔说道。

班铭道:“那么画阵的载体呢?难道也是要用朱砂么?”

鬼叔立刻摇头:“朱砂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是妖丹粉末都不行,必须用你的血,以精血为墨,以肌肤为纸,在身上写下永久性的阵法,到时候,你只需要往其中注入精神,就能激活阵法……这种方法,在封神时代之初盛行一时,名为‘图腾战纹’,到了后来因为修仙者对空间以及阵法摸索得更深,就渐渐将这种方法给淘汰掉了。”

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的电话
沈阳专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临沂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黑龙江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