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江山美人志 第九十五节 争夺

2019-12-04 04:50: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九十五节 争夺

旌旗飘飘,连营千里,整个平陆府已经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军营,平陆府城头重新飘扬起了金鹏旗,整个府城虽然一批狼藉,但死里逃生重见天日的平陆民众还是纷纷涌上街头焚香鸣炮以示庆贺,苦尽甘来,卡曼人不战而退,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卡曼人已经无法在于西疆军抗衡,平陆将永久性的归属于西疆管辖,不再受外敌的侵扰。

这是作为南线大军总指挥卡马波夫在接受平陆士绅举行的欢迎酒会上致词中所说,这也赢得了在场平陆士绅热烈的掌声。应该说从上一次西疆军拼死拖住卡曼人入侵步伐,从而为平陆士绅民众们赢得了转移时间一事后,无锋在这里的威信便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而这一次随着西疆大军北伐,大批一直寄居在天水和安原的平陆士绅民众也纷纷返回各自家园,虽然故园残破不堪,但民众士绅依然是热情满怀信心百倍,毕竟只要人还在,家园便可以重建,而且西疆政务署长萧唐在视察天水和安原两地时也曾专门接见过平陆士绅,表示会在平陆光复之后由政府拨付一定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帮助平陆民众恢复正常生活和生产,这也给了平陆民众以极大信心。

而以谢嘉源、卢成坤和汪竟涵为首的平陆士绅代表更是全力拥护西疆大都护府接管平陆,在他们看来,帝国依然是大厦将倾,对于身处下层的民众士绅来说,谁能够保护他们的生命财产不受侵犯才是至关紧要的第一要务,原来还有一些留恋帝国正统的声音经此一役后已经完全消失,而平陆府士绅们和在云中府与陶亭之为首的声音遥相呼应,也成为无锋在帝国北方最为坚定有力的民意支持者。

进入平陆的西疆大军并未停步,在确保后勤运输通畅之后,卡马波夫立即命令第三军团第二、第五两个师团沿着与北原边境相邻的地区快速东进,防止清河敌军可能向东逃窜,而第五军团除保留第五师团驻扎平陆之外,其余四个师团尽数沿着平陆通往清河大路成八字形推进,形成一个牢固的包围圈,也展示出西疆军坚定的决心。

已经隐隐代表着西疆北南两大主流媒体的《西北星报》和《南方》连篇累牍的对西疆在柳家屯大破卡曼侵略军和光复平陆作了报道,《西北星报》更侧重于报道南捷洛克方面军大破卡曼军,使得盟友捷洛克和北原地区的局势得到了一举逆转,驱逐卡曼侵略军已经是迟早之事,号召西疆民众全力支持西疆军再接再厉,再创佳绩;而《南方》则更重视平陆的光复,指出平陆的收复标志着秦王殿下的承诺已经得到履行,那就是确保西疆领地不受外地侵犯,确保生命财产安全得到保障,文章还在结尾部分隐隐点出平陆的收复也意味着整个北原郡也会逐渐纳入西疆的管理范畴,形成一个巨大的政治经济联合体,这对整个西疆经济文化的发展都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烦躁的将手中的报纸一把揉成一团扔在一边,脸色有些苍白的青年男子似乎宿醉还未完全清醒,俊俏的脸膛上阴霾扑面,洒落一地的杂物,半掩的帐帘,躲在床上半裸的少女瑟瑟发抖,一切似乎都预示着主人的心情是如何的糟糕。

“柳家屯大捷,哼,平陆光复,为何朕就没有一个能够替朕出征的将领,替朕分忧的臣子呢?难道李无锋就真的比朕强不成?”头一阵晕眩,青年按住大理石云桌,仰天长叹,“难道天要亡我?”

“不是天要亡你,而是你自己在毁灭自己!”门轰然被推开,冷靥含霜的素服女子走了进来。

“放肆!十三妹,朕好歹还是一国之主,你这般恣意妄为,难道就真以为朕下不了手杀你不得了么?”青年咆哮如雷,青白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眼中凶光吐露,显然是真的被来人激怒了。

“你当然可以杀我,你是皇帝陛下嘛。但你扪心自问,你的所作所为称得上是一个皇帝陛下应当作的么?整日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你在看看现在的朝政,半月不见一次上朝,难道这就是唐河帝国的皇帝陛下?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瞧瞧你自己的行为,在看看大臣们对你的看法,司徒家族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子弟?!”冷靥女郎话语如锋,句句直刺对方心头,听得本来已经是怒气勃发的青年又像被针扎漏放了气一般瘪了下来。

“你们要朕怎么办?国势日衰,军心不稳,朝政荒废,令不出中州,非是朕不愿努力,而是局势败坏如此,让朕也无可奈何啊。”青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凄然之色,“难道朕不想作一个有为之君么?可父皇丢下的这个烂摊子,李无锋尾大不掉,大哥和老六心怀鬼胎,各立山头,老七又不争气,你要朕如何,不如朕这个皇帝交给十三妹你来作,朕倒要看看十三妹你是如何扭转乾坤?!”

冷靥女郎脸上也闪过一缕不忍之色,但经此时,若是这样放任下去,不但自己的这位九哥皇帝坐不长久,只怕连整个唐河帝国都要改姓他人,这一点也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九哥,局势虽然败坏,但尚未到不可挽回之时。无论如何,我们作为司徒家的子弟,都需要振作起来,重新竖立帝国民众对我们的信心,帝都地处帝国中心,中州拥有子民五百万,难道九哥九以为现在就真的无事可为?军队虽然军心不稳,可是九哥你又作了什么努力去改变这一点呢?只知道每天怨天尤人,难道李无锋手下的军队就是天生能征惯战的虎狼之师?九哥,你睁开眼好好看看周围吧,需要作的事情很多,并非像你所说的那般不堪,形势也并非像您想象中的糟糕,只要我们努力了,纵然失败了,那也是上天之过,非我们的了!”

冷靥女子真有些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感觉,自己这位九哥枉直张得一副好嘴脸,在登基之前也还算得上是雍容大度颇有才华的模样,为什么却经不起一点挫折,一遇困难就畏缩不前,一遭失败便变得如此颓废呢?自己这般殚精竭虑的为他出谋划策是不是一种错误的选择,也许选择一个更强悍的兄长作为司徒家的继承人来担此重任更适合吧。这个念头在司徒玉霜心中一闪而过,尤其是在看到自己这位嫡亲兄长满面颓丧,手中的酒壶又已经往案桌上的酒杯注满时,这种念头似乎有越来越强烈的趋势。

“是么?十三妹以为我们去努力就有用么?军心和民心是几句空谈就能挽回的么?力量是现在还能积蓄起来的么?十三妹

,只怕这些你和朕都清楚,不要自欺欺人了,明知道要失败,还要去枉费心机的去努力,是不是太愚蠢了一些呢?十三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帝国眼下这种局势,你真心实意的说一句,真的还有救么?”借着酒意斜睨起双眼,青年男子一屁股坐在锦凳上是醉非醉的反问道。

深深的吐出一口长气,司徒玉霜脸上神色一连几变,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帝国还有救么?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也许眼前这位九哥的确不再适合呆在帝国皇帝这个位置上了,但换了其他两位兄长来呢?帝国还能不能恢复到原来的盛世呢?也许三月的诸王进京是唯一的机会了,失去了这个机会,司徒家族也许就真的再也没有救了。

“大哥,所有军队都已经准备齐备,就等您下达命令了。”大帐内只剩下二人,精悍男子躬身一礼,“李大人的特使已经几次来催我们出兵了,如果我们再不动手,只怕会引来李大人的怀疑的。”

“不急,现在李无锋还没有正式和卡曼人交火,等他们正式开打我们再发兵也不迟。”一脸虬髯长须的男子脸色阴沉,缓缓摇头,“老二,不要那么着急,这一仗不是三五天就能结束的,早一天两天晚一天两天对于李无锋并没有多大防碍,其实现在我们已经帮了他不少忙了,就凭卡曼人还有两个兵团被咱们拖在这北方,也足以对他一个交待了。”

“大哥的意思是我们暂时还不出兵?”心中一凛,精悍男子忍不住问道:“可是大哥已经答应了李大人,这样作会陷我们于不义的。”

“不义?什么叫不义?一切为了我们部落的利益才叫大义!我是应承了,但也要视我们族内的情况而定啊,何况我也没有说不出兵,只是暂时缓一缓罢了。”虬髯长须汉子冷冷的瞥了一眼自己这位有些急不可耐的兄弟,心中早有定计,陀逻啊陀逻,你也太心急了,别以为你和李无锋搅在一块儿就可以在族内为所欲为了,这朵尔部落还得我说了算。

小孩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宝宝咳嗽吃什么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