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摘星 第三百三十四章 麻烦将至

2020-01-16 17:1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星 第三百三十四章 麻烦将至

近有七尺高的壮硕青年挠了挠后脑勺,憨厚实诚的国字脸上满是兴奋之意。

新娘闺房的大门最后还是被李大柱给硬生生地撞开了,几个细胳膊细腿的姑娘哪能抵得住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将门撞坏以后,娘亲并没有打骂自己,反而一脸笑呵呵的。

想到楚歌要帮自己提亲,这个年近二十还没讨到老婆的半大青年,脸上的笑意也就更浓郁了些。

拜天地之前,新娘的盖头的是不能揭开的,当楚歌看见唐嫣儿在众多姑婆的簇拥下走出房间时,脸上露出的情绪却是高兴中带有一丝复杂。不管对任何人来说,成亲都绝对不是一件轻松且能保持淡然的事情,新娘在欢声笑语与锣鼓鞭炮声中上了花轿,新郎官翻身上马,胸带红花,挺直了腰杆,仿佛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一力担起一个男人该要负起的。

李婶家离西南角的那个老宅子并不远,迎亲的队伍便被大道两旁凑热闹的百姓们一路欢送了过去。

老宅子里的客人由叶院长暂时招待着,老人家乃当地知名大儒,便是这些富商强族的家主们也会给几分薄面,自然就不会有人胡闹捣乱了。宾客们自有前来帮忙做事的街坊们迎着,倒也是井井有条。

“新郎官回府咯……”

门口的青衣小厮喜笑颜开地大喊道,霎时鞭炮声震耳,宾客们亦是起身笑着望去。左邻右舍自有花童前去接新娘子,一群孩童穿着红衣嘻嘻哈哈地跑过去抱着花篮,站在两道,楚歌是笑着不断打发红包,这些小子可一个比一个机灵,拿了红包之后也是小嘴甜得发腻,想来家里大人是有交代过的。

楚歌反身下马,将车帘轻轻掀开。伸出了左手。盖头下的娘子抿了抿抹了胭脂的红润嘴角,将细嫩白腻的小手搭了上去。唱礼的小厮急忙开喊:“进府。”

乐声起,花童开道宾客则分立于两旁,看着迎面走来的新人。亦是祝福不断。穿过小院,进入正堂,身着大红衣满脸红润笑意的李婶与叶大儒端坐在上方。本来看上去是不太合礼数的,但渝州城百姓皆知两人皆是孤儿,并无婆家长辈。这一杯茶却也只有她能担得。至于叶老,他老人家德高望重,就更没有别的什么说法了。

敬茶拜了天地以后时已近黄昏,自是该将新人送进洞房的,但一般这时候,新郎官总是好过不了。新娘子前脚才踏进洞房,楚歌却是被一群人嬉笑着拉了回去,闹洞房之前这还得和宾客们轮番敬酒,也幸亏他酒量了得,不说千杯不醉。几碗白酒下肚也不带打马虎眼。

主动邀酒的人自是不少,包括那几位家主也没傲着身段等楚歌前来,而是一边爽朗笑着大有一定要将新郎官喝趴下的豪情。场面话自然不会少,皆是大家以后要多多往来,或是有困难的时候尽管开口之类的话云云。楚歌哪里听得清这些,被人一轮一轮地灌下来,还能保持神智清醒都已经很不错了。

星云府内,这座被渝州城的人们视为圣地的府邸,在一个书房之内,一个面相普通却浑身散发着股桀骜气息的青年人正坐在椅子上酌茶。而下方张天则是恭恭敬敬地站着,等待着对方开口。两人年龄相差不大,细细看去,长相也是有些相似。

“你先前所说可是真话?”

青衫男子将茶杯放了下来。一对如同鹰隼般犀利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天。

“表弟所说如有半句假话,便叫我不得好死。”

青年是张天的表哥,名为张辉,当初参加宗试时,成绩有些勉强,若不是张富贵在暗中塞了不少银子。恐怕那届大会他也不会以试用弟子的身份进入星云宗。所谓试用弟子,其地位更是比外门弟子更低一筹,说得难听些就是个打杂的。张家人本来也没在他身上放多少心思,毕竟实力天赋摆在那,可谁知道,这短短几年间,张辉便淬体成功进入了外门。

而前几日因执行任务下山时,更是带来了个天大的好消息。他成功进入了内宗,成为了星云宗的内门弟子,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就连张富贵这等粗人都知道,内宗弟子可是有机会成为长老传人的啊。想必几月前,下山的那两个被他们当祖宗供着的两个年轻人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张家着实是上上下下都高兴了回,只要将这个消息稍加修饰后再传出去,以后别说渝州城内,恐怕连齐国皇帝也不敢对这个小家族动心思了。若是不出意外,张家定会发展成为齐国最大的家族之一,那天张富贵却是真正难得的酩酊大醉一场,以至于他的女儿要将嫁妆送给别人当贺礼,他也大笑着挥手准了。

当然,知晓这个消息后,最高兴的恐怕要属张天了。他与张辉从小关系就不错,他的出现便可谓是解决自己麻烦的契机。

看着自己的表哥,张天眼中倒并未露出多少惧意,两人关系不差,虽说身份地位差距悬殊,但他也很清楚对方是知道自己潜力的。若是举手之劳,张辉也不介意卖他一个人情。

张天顿了顿后才认真说道:“我修习的正是家里祖辈流传下来的功法,虽未整理成套算不得什么正规体系,但小弟我短短两年多时间便完成了三次淬体。即便我真有些资质,但这功法若是不好,我定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建树。

“不错,我观你体内星辉精粹,弟子确实比很多人都要好,如果那部功法整合出来,恐怕足以放上藏经阁内三层以上的位置。”

张天不知道那个位置意味着社么,但听起来很厉害就对了,他心里一喜,继续道:“不满大哥,那功法驳杂高深,我对外说只需花一天时间就能整理完毕,实际上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罢了,我根本没有那个能力。但三月前,一个无名小子却将其整合摘录了出来并交到了你们宗里的两个弟子手里,但他们二人拿了功法后却至今没有给我们张家一个说法。”

“那二人是谁?”

“不知,名字早已忘记了,星云府里也没有记录,不过他们是执法阁的,与你一样都是内宗弟子!”(未完待续。)

ps:(ps感谢书友银翼之枫投出的一张月票,这个月三张了,或许有人会说,这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用。但目前排名1549,这一张就爆了将近200位作者的菊这感觉就一个字,真他娘地舒坦。哈哈谢谢!)

上海市静安区中医医院
荣成市第二人民医院
湖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江门治癫痫病医院
芜湖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