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南航CTO龙庚:传播信息化创新理念的使者

2019-08-13 14:5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08年左右,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的信息化建设开始做重大的调整,将“开源化”作为南航IT系统架构的一个技术战略,并着手大力整合业务系统,开始建设南航的“五大数据核心”。正是在这一变革的时期,龙庚被南航CIO胡臣杰慧眼识中加入南航信息化部门,他将承担起南航很多重要的信息化项目。 这次进入南航,对于龙庚而言算是一次回家之旅。实际上早在1998年大学毕业时,他就进入南航机务部门工作。而正是在这一时期,他和南航的信息化结缘。“1998年毕业后我来到南航,当时在机务部门,除了本职工作外,我自己编写了很多跟飞机性能、维修相关的小系统,这主要是因为自己很感兴趣。” 此后,龙庚被china-b2b.com相中,由于911事件严重影响了公司的融资,他选择和china-b2b的CTO成立自己的公司,业务主要承接CA、IBM和HP公司外包项目实施为主,实施了包括广州地铁、建设银行、海尔、美的、南航等咨询服务外包为主的项目。后来公司与CMMI5公司美国大展兼并,开始从事国外项目的外包。他一直在公司担任CTO长达10年的时间。 2009年,在南航开始自主建设“五大数据核心”项目时,龙庚担任了该项目的技术架构、项目管理等顾问服务,这也是他回归南航的机遇。“当时我被南航的CIO胡臣杰看中,他建议我回到南航。”龙庚说,他对南航有很深的感情,所以选择再次回到南航,这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回想起10年前南航的信息化状况时,龙庚说:“当时南航的信息化只是像个维护部门一样。”10年后,当他再度回到南航时,南航的信息化建设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从1997年开始,胡臣杰对南航的信息化做了很大的调整,从运维型的IT小部门逐渐向研发能力建设发展。” 最初,龙庚主要负责南航的咨询项目——南航旅客咨询数据库,这是南航自主研发的第一个最大的项目。从那以后,南航对“五大数据核心”进行了很大的整合,把原来很多的数据系统重新构建了一遍。当时,龙庚担任南航技术委员会一个架构组的组长,负责对所有的产品架构进行评审,对项目管理进行梳理。龙庚把自己当时的职位定义为“项目规划部的咨询角色”。 在IT规划部一年的时间里,龙庚有机会接触所有研发项目的技术架构,并帮助梳理南航的产品目录。一年后,龙庚开始担任南航信息公司的CTO,他参与了南航很多大的项目,比如CBD、COD、VOS、SVC、航班配载等项目。CBD、SVC和COD是南航“五大数据核心”中的三个重要项目,龙庚参与了这些项目的前期总体架构。这些系统全部采用全新开源技术来进行设计,打通了南航关键系统间的关系。 此后,龙庚的工作更多地转向移动化、社区化等创新领域的团队管理,参与打造了南航10多个移动产品及腾讯的标杆应用微信,同时,他更多的是通过内部和外部的技术演讲推广南航的技术理念。龙庚说自己现在更像是一个信息化理念传播的使者,“我更多的是作为我们公司CIO胡总的执行者,传播他的很多创新技术及理念,包括他提到的四化——开源化、移动化、社区化、虚拟化。” 谈到南航技术理念传播的目的,龙庚说主要是为了对内推动技术逐渐朝着四化方向发展,为了技术规范化。对外主要是学习别人的经验,宣扬南航的技术成果,更好地为乘客服务。“我们的很多系统和理念是创新的、领先的,因为是我们最先做出来的,所以很多乘客不了解,我们宣传就是为了让乘客更加了解南航。同时可以学习别人的优秀的东西,让南航的视野更加广阔。” 南航的信息化之路 多年来,南航一直高度重视信息系统建设,使南航信息系统真正作为“一把手工程”得以实施。 中国信息化周报:南航的信息化建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步的?最初的信息化建设状况如何? 龙庚:南航的信息化建设从1984年开始起步,当时成立了计算机办公室。1987年7月,南航参加了中国民航订座系统的初建并租用该系统,全面取代了原有的手工订票业务。 中国信息化周报:南航的信息化建设在哪个时期有较大的变化? 龙庚:从1997年开始,我们进行了几方面的重大改造,包括开源化、移动化、社区化、虚拟化,做了很大的整合。 中国信息化周报:请谈一下南航目前的整体信息化建设情况。 龙庚:现在我们可以将整个公司的IT系统像互联网一样来看待,一方面在底层硬件这一块,我们现在的硬件、数据存储和文件存储已经做到虚拟化,也就是按照软件来分配资源,比如内存、CPU。另一方面是在数据库这一块,我们开始像淘宝一样,逐渐不去用商业的闭源软件,逐渐用免费的开源软件来部署。 另外,以前我们主要是以大机、小型机为主,现在我们逐渐采用廉价的单片机来部署我们的数据库。 中间层,以前我们的系统也像很多企业一样存在着一个个孤岛,但是通过四、五年的建设,我们已经建成了五大数据核心,这五大数据核心按照我们主要的业务领域,包括财务、产品、服务、旅客、航班来划分,同时相应的IT系统的服务接口也建立起来了。这样,中间一个大的平台打通了。 在用户应用这一层我们比较重视移动化,比如我们做任何系统都会优先考虑移动系统的建设,而且我们强调按照岗位来建设移动客户端。 在应用层我们讲究个性化,也就是说你的岗位用的就是你所需要的东西,有很多种类,可以是手机或者电脑。 我们的用户应用层讲究个性化,中间的服务平台讲究平台化,底层讲究虚拟化,这就像云计算的思想一样,底层是Iass, 中间层是Pass ,顶层是Sass。 信息化全面支撑南航业务 由于民航运输业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信息技术在南航的应用十分深入。目前,信息技术已经成为支撑南航业务不可或缺的工具。 中国信息化周报:和其他行业的信息化相比,民航领域的信息化工作具有哪些特殊性? 龙庚:民航信息化是非常复杂的,不像有些公司的信息化只需要一个ERP或者一个CRM就可以了。但是民航涉及的东西很多,比如民航的电子商务涉及卖票,还有代理人,还涉及大客户和小型客户这方面用户的销售。此外,还有B2B、B2C。而在销售过程中还涉及收益管理,这又跟酒店管理挂钩了,我们的一个座位可能相当于他们的床位。这是针对销售而言的。 而在服务这块则需要更加精细化,旅客乘坐飞机最讲究服务,旅客的接触点非常多,能最直接感受到的接触点就有20多个。 另外,飞机运行是非常专业的,仅飞机维修这块我们就有庞大的专业维修队伍。而南航的内部管理也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我们的员工总共有十万左右。 所以,我们和很多的CRM完全不一样,我们是客户主导型的服务企业,更需要技术创新。 中国信息化周报:信息技术在南航经营管理的各方面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龙庚:从目前来讲,南航对信息化技术的依赖特别强,我们很多的IT系统一分钟都不能停,停下来就会影响飞机的起降。另外就是在销售方面,如果系统停下来损失就会很大。 所以,信息化最大的一个作用就是对飞行的保障,还有提供多渠道的服务。在销售这块,我们基本是网络规模销售,因为现在直销越来越多。 举个例子,787飞机整个飞机都是靠软件来控制的,包括飞机和地面的沟通都需要我们的软件来支持,包括将来飞机机舱内的WiFi等提供的服务都需要IT支持。所以从买票到飞完,乘客和南航可能有20多个接触点,每个接触点实际上接触的都是我们的IT系统。 与很多公司相比,IT技术对于航空公司而言更加重要,现在航空业务越来越依赖IT技术。 走向企业应用互联网化 作为中国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南航在旅客运输量、航班数量、机队规模等方面在国内航空公司中均排名第一。南航的信息化建设,在国内航空公司之中堪称翘楚,成为中国民航信息化的排头兵。未来,南航的信息化发展方向是企业应用的互联网化。 中国信息化周报:南航的很多信息化技术都是领先的,微信是南航在航空领域第一个做的,南航最初开发微信的初衷是什么? 龙庚:开发微信也是南航一贯喜欢技术创新的一个点,很多东西都是南航第一个做的,比如电子值机、电子登机、身份证值机、电子值机牌、电子货单等。实际上,南航的很多技术不仅在航空业,而且在整个行业里都是首创的,比如百度的群应用、Windows8的应用。微信也是南航第一个做的,我们最初并没想到微信会那么火。 我们公司也是一种创新的文化,包括我们公司的CIO都在时刻关注着最前沿的技术,所以公司在技术上最大的创新其实是我们公司的CIO胡臣杰的推动。 中国信息化周报:南航是如何定义微信的? 龙庚:我们对微信的定位比较高,我们将微信定位为第五大服务平台。最开始我们主要以网站作为服务平台提供服务,后来比较重视短信,有一段时间我们都喜欢使用短信,同时我们的呼叫中心95539也是一个重要的服务平台。有了苹果以后,我们最先把苹果应用建立起来,这是第四大平台。现在有这么多人在使用微信,所以我们把微信定位为第五大服务平台。我们认为我们的旅客有的喜欢用微信,有的喜欢用APP,有的喜欢用电话,所以每一种渠道对于我们而言都很重要,这就是我们对微信的定位。 中国信息化周报:目前,微信在南航的应用过程中发挥了哪些作用? 龙庚:现在,我们大约有160万以上的微信用户,很多人都通过微信查航班、办理值机。而且我们的业务部门也非常注重微信的应用,特价宣传都是在微信上做的。 中国信息化周报:我们对微信未来的发展有哪些定位? 龙庚:现在我们的微信已经打通包括预定、支付、值机等服务。我们希望随着微信的开放,将来我们可以将呼叫中心的一些业务放到微信平台上,以后乘客更多地可以通过微信呼叫后台呼叫中心的人来解决问题。这样可以大大降低短信、电话的费用。 我们也希望微信能够社区化,让乘客互动起来,比如微信的游戏等趣味性的东西能增强用户之间的联系。另外,我们希望微信让服务的全流程更加顺畅起来。 中国信息化周报:目前,南航是否应用了大数据? 龙庚:我们对大数据的应用还处于摸索的阶段,现在对大数据的定义各不相同。我们也有很多的数据,但是还构不成大数据,比如我们的数据主要有几个方面的运用,像“五大数据核心”,它实际上也有很多数据,这种传统型的数据库就可以处理。第二是我们成立了数据分析和数据仓库部门,第三是我们还成立了开源实验室,专门来研究hadoop这些大数据架构,这些架构的最终目的是将我们后台的数据打通,成为没有一个个系统的概念,就像淘宝一样,后台是一个大的数据库,一个大的文件系统。所以,我们将现在越来越多的社交数据进行分析,语音、图片等所有非结构化的东西都放在大数据上运行起来。 另外还有一块,因为南航的飞行员、飞机数量都是亚洲第一的,我们有500多架飞机,飞行员、空姐都是上万的,对于这些人员和飞机之间的排班、模型计算、模型研究,我们专门成立了研究院,研究一些算法去实现这些数据的价值,将这些数据建立一些价值模型,还有排班模型,让南航的空姐、飞行员、地面服务人员的工作能够更加高效的运转。另外,我们将旅客的消费行为以及服务中发生的事件进行分析并建立模型,从而发现旅客的服务要求,为南航产生价值。 中国信息化周报:南航在移动化方面有哪些应用? 龙庚:移动化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像我们的乘务长,每个人都有一个iPad,通过iPad她可以看到每一个位置上的乘客喜欢吃什么,曾经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旅客有什么偏好她立即就能发现。我们的飞行员也有iPad,里面装载了他的所有航空地图还有操作手册,我们叫做电子飞行包。以前飞行员要拿好几公斤的书去翻页,现在可以用电子飞行包。现在,我们的领导可以通过手机直接看到我们的经营分析数据。所以,现在的内部管理更加高效。我们希望通过移动化为旅客提供更好的服务,因为移动化能让旅客的社交化放到移动化上。 中国信息化周报:请您谈一下未来几年南航的信息化发展方向? 龙庚:概括的讲,南航的信息化未来更多的是发展企业应用的互联网化。所以,我们希望像京东、淘宝的模式发展,将来可能会和传统服务不同,向社交化、互联网商品化发展。乘客坐飞机可能不需要买票,只要享受我们的增值服务就可以乘坐,这是有可能的。 记者手记: CTO(Chief technology officer)首席技术官给人的印象就是技术人员所达到的最高职位,主要负责公司的技术支持和技术改良工作。但这只是直观的认识,作为一名有十余年经验的CTO,龙庚对这一角色做了更深刻的解读。“在很多企业里CTO其实是一个比较尴尬的角色。CTO——Chief technology officer,“T”就是要对技术很熟,你又是“C”,意味着要代表技术的前卫,因此技术要更新很快,要多学习而且不能浮在表面,要深入的学习。“O”代表的职能是officer,同时还有operation的含义,所以要进行技术推广。” 南航是中国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其旅客运输量、航班数量、飞行小时、航线数目、机队规模等在国内航空公司中均排名第一,南航的信息化建设异常复杂,作为南航的CTO,龙庚所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南航有这么多人,有700多个技术人员在本部,每年还有七八十个项目,让技术统一朝着主流方向发展是个头疼的问题。”龙庚认为,CTO是一个特殊的职位,要跟进最新的技术,需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激情,并且必须要有扎实的技术基础,不能扎到项目里去或者仅仅具体局限于管理几个项目。“CTO也肩负着内外传播、技术推进的职责,因此要不断地通过演讲、培训的方式影响公司的技术走向。”现在,龙庚的工作重点是抓技术创新,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传播和学习新技术。 相关链接 航班正点问题在航空业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航班正常性涉及到天气、空管流量、航班数量、跑道状况、飞机状况、航班计划、地面保障情况等等,十分复杂。这一问题完全依靠人工管理和协同各个环节,必然会存在各种失误。信息化则可以有效提升航班正常性。信息化让南航在与旅客接触的各个环节上提升服务,给旅客提供更多的附加价值。比如南航运用SOC系统有效地提升了航班的正常性。 首先,SOC飞行计划子系统能够优化航班时刻,进行科学排班,充分利用飞机、时刻、机组等相关资源,实现最优化组合。其次,SOC动态控制子系统实现了集中控制、调配南航全公司的航线航班、飞机和机组,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公司的整体正常性。再次,SOC运行网则协同航班保障各个单位,有效提升航班正常性。此外,SOC在运行管理上能提升安全和正常性。在软服务上,从旅客接触南航购票到旅客成行离开机场的所有接触点上,南航提供了以CBD为代表的一系列信息系统为旅客服务,如呼叫平台为旅客提供咨询服务,自助值机系统可以方便旅客自选座位,高端旅客系统为旅客提供个性化服务。吃什么菜活血化瘀最快
脑供血不足不要吃什么食物
胃肠胀气怎么办如何快速解决
孩子流鼻血怎么处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