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2名毒贩获利千万元将毒资做垫床板做枕头

2019-10-09 21:13: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名毒贩获利千万元将毒资做垫床板做枕头

  在嫌犯家中查获的赃款。

  600万毒资拿回家咋个放?

  毒枭拿来垫床板,当枕头

  两名山东籍青年想要一夜暴富,在重庆靠贩卖“麻古”赚了1200多万元,最终被警方抓获

  短短半年时间,两名山东籍青年男子在重庆靠贩卖“麻古”赚钱,获利最丰厚的一次,搬了600万巨资回家。钞票实在太多了,箱子柜子都装满了,干脆垫床板,当枕头。这才是真资格的“睡在钞票上”。昨天,市检察院第五分院通报一起特大贩毒案,两名落的大毒枭被移交法院。

  戒毒中心保安盯上毒品

  聂某和李某都是1984年出生,老家都在山东省沂南县,也都曾在重庆当过兵。诸多的相似经历让两人建立起非同一般的友情。退伍后,李某在市内某医院戒毒中心当保安,月收入2000多元。

  在工作中,李某认识了许多吸毒人员,他们常问李某能否搞到毒品。时间一长,李某觉得其中暗含超大的“商机”,绝好的掘金机会就在脚下。

  2010年底,李某找到聂某,两人商量一起合伙出资购买毒品来进行贩卖。

  首次贩毒尝到了甜头

  他们商议,先由聂某携带毒资,经云南省到境外,购买毒品运回重庆,再由李某找渠道将毒品贩卖出去谋取利益,获取的利润两人平分。

  2011年3月初,两人勉强凑齐了5万元,聂某带着钱,经云南省孟连县出境到缅甸,几经周折,他认识了一个叫艾某的缅甸男子。聂某从艾某手里购买到2000颗毒品“麻古”运回重庆,并交予李某贩卖。不到半个月,不仅回了本,还赚了5万元。尝到甜头的两人便疯狂地走上了贩卖毒品之路。

  胆子越来越大生意火

  最初4次,他们通过坐火车、汽车将毒品从缅甸转运到重庆,单次贩卖的“麻古”数量从2000颗不断上升,增至单次2万颗。他们所赚的钱除了日常开支外,几乎全部投入到贩毒中。单次赚的钱也如滚雪球般,从5万不断增至50万元。两人的胆子越来越大。

  为掩人耳目,从2011年5月起,每次运毒时,他们都会租来一辆奥迪A6车专门运送毒品。由于贩卖的“麻古”量过大,为了稳妥,一般都是先由聂某将毒品从缅甸购买运送到云南后,再由李某开车去接他。此外,他们还专门租了房子存放毒资和毒品。

  钱多得当成床板枕头

  2011年6月底,他们将“麻古”24万颗运回重庆,分批贩卖后共获得赃款600万余元人民币。这是他们第7次贩毒,也是成功获利最丰厚的一笔。随后,他们又合伙购买了一辆奥迪Q7专门用来运送毒品。

  2011年9月中旬,聂某又花430万余元买回“麻古”4万颗,并与李某一人开一辆车将毒品运回重庆分销。10月18日,在李某和下家交易时,被警方抓获。

  缉毒民警在李某的租赁房里查获了100多万毒资,而聂某的租赁房更离谱,完全可用“钱多得没地放了”来形容。一位参战的沙区缉毒民警说,聂某的房子,到处堆满了钞票,甚至聂某的床板和床铺之间,垫了一摞钞票,连枕头,也是用几万元钞票垒起来的“钱枕头”。

  两处住房查获将近600万的现金,还有未卖完的20多万颗麻古。

  他们贩卖86万余颗麻古

  市检察院第五分院(简称五分检)指控,从去年3月至9月,聂某、李某运输、贩卖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麻古”共计8次,合计86万余颗,8万余克,累计牟利近1200万元,检察机关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将两人起诉。

  五分检的承办检察官介绍,聂某、李某贩毒的初衷是为了赚钱,想要一夜暴富,不惜采取了犯罪手段。给别人、自己甚至家人带来的是灾难。检察官透露,案发后,聂某的老父亲不辞千里专程从山东沂南县赶到重庆,天天住在看守所附近的小旅馆,以泪洗面,只为见见儿子。但等待聂某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五分检公诉一处负责人表示,他们正着手向有关部门发出检察建议,加强综合管理,对已戒除毒瘾的人员要纳入社区帮教,给他们提供正常的就业渠道,让他们参加健康、有益的义工活动,帮助重新回归社会,戒除毒瘾的同时逐渐彻底的戒除心瘾。

  重庆晨报 封璟

机床配附件及维修
家居风水
跑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