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宋轶公主的Loft城堡图服装人物

2019-07-16 06:27: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宋轶 公主的Loft城堡(图)服装人物

  出道不足三年,先后已演了十余部影视作品,其中不乏央视电视连续剧《毛岸英》里的女一号刘思齐、新版《红楼梦》里香菱一角,眼前的宋轶俨然一副小大人模样,对自己的未来注满了期许。比起演戏,她现在更向往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在即将入住的loft里,她用一切关乎公主的梦想打造出了一个蕾丝王国:缎面套蕾丝床、蕾丝飘窗、蕾丝梳妆台以及蕾丝衣橱……“春节后就能一个人住了!”宋轶眼神亮晶晶地宣布,显然,她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写在成名之前 宋轶在家穿了一身粉色运动服,随意扎着马尾乖乖坐在客厅化妆,身材修长五官玲珑,空气里充满了年轻女孩的甜美味道,桌上是她为大家准备的老家湖北特产荞麦茶——这是一个记忆里的故乡。 对于那座被达达乐队吟唱多年的南方城市,她慢慢疏离了,最近一次路过也是因工作,仅仅在酒店住了一晚。“现在的我,更愿意把北京当做家。”刚从外地拍戏归来,飞机落地北京那一刻,宋轶心底会对自己说——回来真好。 时针倒回7年前,宋轶或许也想不到自己会走上演员路。那时的她,揣着全国大大小小的主持人奖杯到了中国传媒大学门口,梦想着自己也会成为下一个主持界的新星。末了,最终的成绩和她开了个不小的玩笑,以0.01之差止步于全国第11名。“人们只会记得全国前十,没有人会提及我的名字。”宋轶身上有着南方人的好强劲头,不愿就此打住,准备来年再考。 命运真是个有意思的事情。赴京时,妈妈让宋轶为在中戏当老师的朋友带了特产,这是她第一次走进这个未来改变了她整个人生轨迹的地方——中戏。见面时,正值此老师在教室给学生排戏,现场的氛围忽然感动了这个小女孩,让她产生了试考中戏表演系的想法,结果顺利考过。 自从毕业后,宋轶不停从一个剧组奔向另一个剧组,早已习惯了在路上的生活。她坦言除了工作量的改变,心态也有了很大的变化,相较于同龄人,她洒脱得有些成熟。采访间隙,宋轶会细心观察来客们的杯子,提醒助理随时添加荞麦茶。拍摄时会因自己的失误而道歉,常常未言先笑,露出整齐的白牙,“请”和“谢谢”是她最惯用的词。 至今未完全长开的宋轶十分清瘦,很难想象这个1989年出生的身体里有着强大的磁场,一如她刚杀青的微电影《微笑的樱桃》里面的村官张筱雨——坚强,早早和生活过招,弱小的肩膀担起了超负荷的沙包。“我要挖掘自己快速成长的能力。”和所有刚毕业的新人一样,初入社会的她早早明白了独立的重要性,剧组就是一个临时的小社会,身为其中的一员,宋轶也会时刻提醒自己要像成年人那样接人待物,虽然她才仅仅二十出头。 尽管目前还未遇见大红大紫的角色,宋轶倒是毫不隐藏内心的期许——当然希望可以成名,但是她谨记某前辈告知的“舞台上,年轻人要学会藏拙,而非成名”。 与父母住久了,逃离迟早会是梦想的一部分。“我想要一个人的自由。”有了这样的期望,从毕业至今的影视耕耘,让她已赚足了出逃的资本,这个梦想正在实现的路途中。 清朝时期的青花瓷、彩瓷、粉瓷,多数是从英国和法国淘回来的,因为英国人喜欢用中国瓷器来喝下午茶。 一个人的loft 与父母住久了,逃离迟早会是梦想的一部分。“我想要一个人的自由。”有了这样的期望,从毕业至今的影视耕耘,让她已赚足了出逃的资本,这个梦想正在实现的路途中。 环视了拍摄现场的屋子,宋轶指着椅子、柜子以及沙发,一一说明这些都是其父母喜欢的模样,没有一样是她自主选择的。她唯一的功劳就是,成功抵制了父母要买木制沙发的冲动。“简直无法想象坐在硬邦邦的木制沙发上的感觉,太可怕了。”所以这个春节后,她会搬去独属于自己的乐园——双井附近的一所loft。用她自己的话说,人总归是需要有自己的空间的,不管多大都可以。当时选择双井这个地点,她还有自己的考量——交通很便利,无论会友或者去公司。 这所loft上下加起来也就一百来平方米,面积不算大,为了节约空间,宋轶还特意设计了一个环绕镂空型的梯子,梯子预留的空间,恰到好处地可以放一架钢琴,小女孩显然为自己的创意相当自豪。有着传统女子的阁楼情结,宋轶将卧室设置在二楼,一层只有厨卫和客厅——因为厨艺不佳,现在的厨房简单到只有一台微波炉。“适合现阶段的我,将来有了伴或者成家了,房子肯定是要换的。”作为过渡期的自由区,宋轶觉得足够了。 天蝎座的女孩,终究会有很多小秘密,并非不愿意与家人分享,只是更期许自己独自储藏。打开话匣子的宋轶直言,和父母一起住的时候,在外拍戏才是自己最自由的时刻。一回京,家人总会围着她转,时刻宠着她,一点私人空间都不得。“适当对这样的宠爱保持距离。”习惯了这样的宠爱后,会让人忘记社会游戏规则的残酷。她需要让自己快点成长,以抵御未来路上的各种险恶。 当然,父母也是担心社会复杂才对其爱护有加。只是他们不懂,孩子更向往的是自由。宋轶抱怨自己从未有过独自旅行的经验。每有此念想时,家人总会各种不愿意,末了,她不得不委屈求全,老实待在家里。所以,每到一处拍戏,宋轶都会在工作之余外出走走,“看看那些我不曾见过的世界。”清朝时期的花瓶,流落到海外被改制成了台灯。 蕾丝公主梦 在小女孩的年龄似乎都会酷爱蕾丝,底子藏着一颗公主心。孩提时看了不少关乎白雪公主主题的书籍和电影,很是羡慕故事里公主的房间以及裙子。在宋轶的家族中,男孩居多,其年龄又偏小,一大家子人总将其当做公主来宠,“久而久之也就将自己公主化了”,她笑着回复。 宋轶的生活里,无处不见蕾丝痕迹。缎面的蕾丝床单就有近20套,其中大多是她自己外出或是工作途中带回来的。“只要看见新的蕾丝款,我都忍不住会买回来。”若非为了搬家已经将蕾丝床单打包了,她很愿意分享。习惯使然,她的皮肤很难适应别的床单了。为此,外出拍戏时必带的物品——缎面套蕾丝的床单。 “我睡眠不好。”自从拍戏后,宋轶的睡眠一直有问题,这令她不得不对睡觉环境有近乎苛刻的要求,除了要有喜爱的蕾丝床单,她每晚还会从自己近百只蒙奇奇玩偶中挑两只大小合适者陪睡,在外拍戏也不例外。大多时候剧组住宾馆,为了去除酒店味,宋轶也会在入住后点上玫瑰香熏,以保证睡眠。 所以可以想象在装修自己的loft时,宋轶会有着怎样的精挑细选,曾为了找到适合一楼客厅飘窗的蕾丝窗帘,她在各个家居城来回逛了5天!“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该是自己喜欢的。”在宋轶的概念里,若非如此,家就索然无味了,如果装修委屈求全,心情就会低落至极,所有不良情绪直接写在第二天的脸上,工作必然也会受到影响。好吧,这样推理下来,现在新居里所有的物品都经她手一一挑选,大到装修风格——以白为主,素雅辅之;细至化妆台的一个摆放梳子的小物品——依旧是蕾丝物品。 爱美的女孩都向往拥有自己的衣帽间,宋轶也不例外。在装修前她便时刻在微博上关注衣帽间的信息,又找来国内有名的设计师做了改造。将一个20平方米的小储藏间变成环形,除了感官上呈流线外,衣服帽子和包被错落有致地搁置得恰到好处。 “终于用自己的努力实现了蕾丝梦想。”在强烈要求造型师为其换了眼贴后,宋轶扑闪着一双大眼,满足地总结道。

微信店怎么开
微商城
微小店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