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八十章 无耻_1

2020-01-16 17:51: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八十章 无耻

南疆虫兽师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没有遇到这种险境了。第一次遇上如此令他肾上腺素高飙的战斗,那是在十二岁那年。

那时候南疆虫兽师只是个无依无靠的科莫多巨蜥族的孤儿,在部落被灭之后,他便成为了奴隶,被卖到武斗场,成为兽人角斗士。

十二岁那年,是南疆虫兽师第一次出现在竞技场,他所面对的,是身材比他魁梧好几倍的短面熊族壮年。

对方可是角斗场上的常胜将军,对于初次上场的南疆虫兽师,此战十死无生。

然而南疆虫兽师却以着不屈不挠,顽强到底的精神,在加上一点点运气,成功反杀了了短面熊族壮年。这让许多人大跌眼镜,甚至现在都被兽人们称此战为“奇迹之始”。

也就是因为这场奇迹的角斗,南疆虫兽师被上一任南疆虫兽师看上,被其用十头独角牛买回,成为了门下弟子。

等等!有读者提出,总觉得后边有着肮脏的那啥子交易。

怎么可能嘛!本书是一本十分纯洁的书,怎么可能会有十二岁的科莫多巨蜥族儿童成为那个什么什么童的故事呢?

总之,科莫多巨蜥的角斗士成为南疆虫兽师门下弟子后,每天过着和谐开心的每一天,那些什么为了争权夺势师兄弟们相互残杀,什么稍微违逆师傅的命令就被万虫吞噬,什么以长欺幼,什么生不如死的训练,什么拿弟子作为实验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科莫多巨蜥少年的真正师门生活是这样的:每天一大早被一个傲娇的科莫多巨蜥族美少女唤醒,然后匆匆忙忙吃着面包上学,在上学路上撞倒了一位也是科莫多巨蜥族的美少女,好不容易到了教室,科莫多巨蜥族的美貌老师告诉他有一名转学生,后来一看,原来就是路上遇到的科莫多巨蜥族的美少女。

接着就是各种幸福的日常,什么什么篮球社团啊。什么足球社团啊,什么排球社团啊,交友社团啊,SOS社团啊等等。

科莫多巨蜥族少年在这健康美好的环境中德智体美劳得到了全面的发展。最后成为了新一代的南疆虫兽师,这是一个美好而励志的故事。

正因为有着如此幸福美好的童年,所以南疆虫兽师现在性格才回如此端正善良,得到兽人的拥护。

什么,你说传闻上一任南疆虫兽师之死很可能与现任的南疆虫兽师有关?

我说啊。你们不要总想着搞个大,听风是雨,将来报道有了偏差,你们也有吧。

哈?近期的南疆虫兽师把各个部落兽族婴儿抓来,吸食脑髓的消息要怎么解释?

这完全是捕风捉影,一派胡言!

把毛利樱弄成了人棍嘛……哈哈,这其实是她自己摔倒伤的,怪不得别人。

总之,我们也别玩回忆杀了,还是聊聊正事吧!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天。一路过来的付出的艰辛,南疆虫兽师怎么肯如此轻易引颈就戮,哪怕还有一线生机,他还是会选择困兽犹斗。

此时的绝境,让南疆虫兽师再次回想起年轻时候的那股奋进,他大吼一声,斗志昂扬,再次冲向了那名卑鄙的该死的敌人。

可是楚守也不是什么善茬,他看到敌人似乎回光返照,立刻又躲进雪里。避其锋芒。

“你这个混蛋!胆小鬼!”一下子失去目标,南疆虫兽师的满腔斗志得不到发泄,只能在原地胡乱大吼。

“哈哈哈哈,那个东方的女孩子在被我断了四肢之后还坚持你比我厉害。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懦夫,她估计要羞愧死了吧!”突然南疆虫兽师想到了什么,对四周旷野这么大笑。

“如你所愿!”听到这句话,对手终于按耐不住了,中了激将法,从雪地里蹿出个人影。似乎打算袭击南疆虫兽师的双脚。

这一招南疆虫兽师太熟悉了,之前把他拉回雪地的也是攻击双脚,第二次用毒雾做掩饰,攻击的还是他的双脚,对方似乎很喜欢攻击敌人的下盘。

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脚是离眼睛最远的地方,是警觉性最弱的部位。

然而这次南疆虫兽师不会再让敌人如愿以偿,他脚下发力,一脚踢开来袭的敌人,顺便将自己暗暗凝聚的虫兽术释放出来。

可以说,这一次反击是南疆虫兽师的孤注一掷,因为这是他目前能使出的虫兽术了,如果无效,只能靠着肉搏取胜,以他现在身体的情况,希望非常渺茫。

事实总是不那么遂人愿,当脚接触到那个袭来者之时,南疆虫兽师大吃一惊,因为触觉冰冷而且僵硬,明明就是一具尸体,然后那具兽人的尸体就在虫兽蛊的作用下华丽地变成了一阵烟花。

李代桃僵!想不到这家伙狡猾至厮,连这一招都算计好了。南疆虫兽师急忙另一只脚发力,一跃离地三米多高,同时凝神提防,防止敌人在自己收招未全的时候再次偷袭。

但是这次敌人一改以往的做法,在远处出现了身影。

“这次,我们堂堂正正来一场干架吧。”对方对南疆虫兽师如是说。

“XXXXXX!”南疆虫兽师没有闲情和楚守针锋相对了,他只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直接破口大骂起来。

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这时候该人渣居然好意思提“光明正大”这词,南疆虫兽师巴不得把如此阴险卑鄙的小人吊死在煤山的歪脖子树上!

啥都不说了,南疆虫兽师已经没有了手段,唯一能做的,只有拼了全力去肉搏。

可惜的是因为之前南疆个虫兽师斗志昂扬之时,楚守避而不战,此时南疆虫兽师的气势有些衰竭,奋迅状态已经濒临消退。

一开始两人还你来我往,互相对轰,但随着伤痛,南疆虫兽师斗志衰退的弱点越来越突出了,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开始胆怯,想要逃走。

狭路相逢勇者胜,两人此刻正在生死之搏,这种多余的杂念让南疆虫兽师动作变慢,连连吃拳,他只能被动防守,毫无还手之力。

而更让南疆虫兽师心惊肉跳的是,楚守的攻势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减弱,反而像是发狂一般,攻势越来越猛,简直杀红了眼。

南疆虫兽师可能没想到,之前他提起毛利樱的事情已经成功激怒了楚守,碰了其逆鳞,楚守已经处于暴走状态,从刺客成功专职成了狂战士。

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在被动防守一段时间后,南疆虫兽师由于身体的毒痛加伤痛,出现了一丝破绽,而这破绽成功被楚守把握,只看到楚守伸出触手向上一撩,南疆虫兽师的双手完全打开,接着被对方欺身到了胸前。

此时楚守一脸的血,然而眼神越发可怖,嘴角那诡异的笑容从未消停,南疆虫兽师就近距离看到敌人那危险样子,恍然间想起见到傀儡王的时候,那种强烈的恐惧感瞬间包裹心脏的感觉。(未完待续。)

明光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阴道炎费用
青岛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张家口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