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风舞苍穹 第二百零二章 梦断心碎

2020-02-14 08:08: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舞苍穹 第二百零二章 梦断心碎

谢听风几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狄勇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妹夫,我真是越来越崇拜你了。想起秦大雷那狼狈的样子,我真是爽呆了!”最闹孙所孙月封远情战月学岗冷艘所孙闹岗仇察技球战“是啊,大哥,你就是人中之龙,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搅动风云。”楚寒说道。“哦,楚兄弟,我妹夫以前很厉害吗?能不能给我说说,他都做了那些事?”克冷敌陌敌月克远我吉科恨最闹敌战后冷克地孙艘科后“咳咳……”谢听风突然咳嗽了起来。“哈哈,狄大哥,我就是随口一说。明天比赛的时候,你就知道大哥厉害在哪里。”星闹后由结月克远接阳不陌星闹后由结月克远接阳不陌门吱呀一声开了,谢听风睁眼一看,进来的竟然是貌美如花的狄云姑娘。封冷艘所艘阳星仇指仇独学“切,真没劲!”狄勇见楚寒口风很紧,感到很失望。狄云偷偷看着谢听风棱角分明的侧脸,心里泛起了涟漪。要说前几天她对谢听风的爱只是朦朦胧胧的话,现在已经很清晰了。他玉树临风、修为高深、遇变不惊……还有来历不明,无不让她着迷。她好想走进他的心里,挖掘出所有的秘密。岗月艘所孙冷最远地封岗仇星闹结所艘阳封地陌吉月冷不一会儿,他们就回到了狄家。狄勇口快,将下午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狄炳臣。“哦,云公子,你今天碰到陆云亭了?早年,我们曾经在一个秘境里相遇过,还一起合作对付过强大的妖兽,所以,算是有点交情。后来,他加入了一个很恐怖的组织,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是武王,很是强大。他曾经邀请过我加入,但因为我肩负着振兴狄氏家族的重任,脱不开身,就没有加入。没想到,他会对你产生兴趣。”狄炳臣深知,凡是能让陆云亭感兴趣的人,都是精英级人物。这个云无影,到底是何方神圣?最冷孙战孙冷岗地接艘恨秘克阳后所后阳星远所不诺“云贤侄,你的那块盘龙玉也能让我见识一下吗?”克阳后所后阳星远所不诺“云妹妹,天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比赛呢。”“可以。”谢听风将盘龙玉递给狄炳臣。克冷结陌敌冷岗仇显所通术最冷艘由后闹岗远独主仇科狄炳臣拿着盘龙玉,翻来覆去看了一遍,见里面的那条黄金龙栩栩如生,就驱动一缕神念想进去探查一番,谁知根本就进不去。他又缓缓向玉中注入真气,想看看其中有什么变化。谁知,他刚催动真气,一声暴怒的龙吟响彻在他的脑海之中,震得他魂海一阵颤栗。他看向盘龙玉,里面的那条龙正对着他张牙舞爪。他忙收回真气,将盘龙玉交给谢听风。“云贤侄,这块玉不知道有何妙用,但我很肯定的告诉你,里面的那条龙十分危险。千万别轻易招惹它,也不要将这块玉轻易示人。”封闹敌战敌闹封仇诺艘孙最冷敌陌后阳星地诺星所克“晚辈明白!”谢听风用手一撮,盘龙玉消失不见。“这个小子,得到这块玉,不知道是福是祸呢。本来我还希望女儿以后能嫁给他,现在看来,还不能让女儿与他走得太近,避免以后为狄家带来灾难。”狄炳臣这样想,无可厚非。作为一个家族的掌舵人,任何可能危及家族的事情,都不能轻易去做。克孤孙接艘月最地鬼球情术克孤孙接艘月最地鬼球情术不一会儿,他们就回到了狄家。狄勇口快,将下午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狄炳臣。最闹孙接艘月封科太毫术仇“云贤侄,今天你是彻底把大秦国秦家得罪了,明天的比赛你可有什么想法?”“狄伯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全凭实力说话!”谢听风的话掷地有声,好像非常自信。星孤敌由孙闹最仇酷酷秘孤克冷孙战后孤星不技察战仇“好!希望贤侄能让狄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老夫先行谢过!”“伯父何须如此?我尽力就是了!”封孤结战敌冷封仇吉阳毫克克阳艘陌孙闹克仇早闹学方“那好吧,吃过饭后,晚上好好休息,明天狄家所有人都要全力以赴!”克阳艘陌孙闹克仇早闹学方“小晴,你是想要什么东西吗?”“是!”众人齐声回答。岗阳结接结冷星地通技结地最冷敌战结孤最不地星指诺入夜,万籁俱寂,季节已到岁暮。谢听风远在东林域,不禁有些思念远在云岚域的父母亲人。抬头看着窗外,银河无边,星影摇曳,勾起游子的思乡之情。谢听风暗暗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才能无忧无虑,守在亲人身边啊?星冷孙战结孤岗远故后指敌最孤艘由艘阳最不术岗学艘“阿狸,啊狸狸!”灵兽小晴突然在海螺空间里叫唤了起来,谢听风将她放出。小晴一下子扑在他怀里,用手指着他的储物戒指。“小晴

,你是想要什么东西吗?”岗阳敌战敌阳克远所地地月岗阳敌战敌阳克远所地地月门吱呀一声开了,谢听风睁眼一看,进来的竟然是貌美如花的狄云姑娘。封闹后战艘闹星远所察远陌“阿狸,啊狸狸!”小晴点着头。谢听风心想,以前我得到那么多好东西也没见她要过什么,那一定是我今天刚得到的东西中有她需要的。克月结由敌孤岗地羽由艘闹岗阳艘由敌月星科艘指方酷想到这里,谢听风把今天在赌圣石坊中得到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摆在床上,任由小晴挑选。小晴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最好选中了冰系灵晶。“咯吱咯吱!”小晴捧起冰系灵晶,用尖利的牙齿啃食起来。房间里顿时弥漫着一阵奇寒,桌子上杯子里的水迅速凝固成冰,就连门窗也冻得吱吱响。封孤敌陌后冷岗科敌星封冷后由敌月克科指孤仇阳谢听风身体中有九幽冥龙的精血,所以不怕这瞬间的极寒。小晴一会儿就把冰系灵晶吃到了肚子里,就连白色的毛发上,都是冰凌,冻得浑身发抖。封冷后由敌月克科指孤仇阳“云哥哥,我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你的影子。”谢听风忙把小晴揣到怀里,催动火系之阳,释放出磅礴的暖气。小晴感激地看了谢听风一眼,然后闭上眼睛,慢慢睡去。岗孤结由敌闹岗远术帆方后岗阳艘所孙闹星科艘战所谢听风盯着小晴玲珑呆萌的脸,目光中充满了怜爱。小晴跟了自己这么久,早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希望她这次醒来,能够有很大的变化。直到小晴的体温恢复了正常,谢听风才把她送进了海螺空间。此时,房间里也重新变得温暖如春。最阳孙由结孤封科敌学毫封封闹敌由结孤最远技我方显谢听风闭上眼睛,正要修炼,耳畔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请进!”星阳结接艘阳最地学最诺最星阳结接艘阳最地学最诺最“这样啊,可我真的爱上你了。你是我的初恋,初恋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最刻骨铭心的。你……你让我以后可怎么办……呜……”狄云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星孤孙接结闹封科所指艘仇门吱呀一声开了,谢听风睁眼一看,进来的竟然是貌美如花的狄云姑娘。今晚的狄云,似乎与白天大大咧咧的样子有所不同。含辞未吐却已粉面桃花,莲步轻移可见些许扭捏。没有了平时的清灵之气,添了许多温柔羞怯,自有一种女性的温婉可人。岗阳结接艘冷岗仇察最太情克阳孙接孙冷封仇显羽接太“云妹妹,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云哥哥,我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你的影子。”星阳艘所后闹封地陌太敌酷岗月后所艘冷岗远秘秘故“哦,都是我不好,惹你胡思乱想了。”谢听风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他明白狄云的心思。岗月后所艘冷岗远秘秘故谢听风忙把小晴揣到怀里,催动火系之阳,释放出磅礴的暖气。小晴感激地看了谢听风一眼,然后闭上眼睛,慢慢睡去。“不是……你很好,所以我才会……才会喜欢你。”狄云的脸红得一捏就能淌出血来。她咬了咬红唇,像突然有了一个决定,鼓足勇气说道:“云哥哥,我今晚不走了,我要留下来陪你!”说完,她紧走两步,娇臀落在了床边。克月艘接结孤星不吉酷敌克克闹后所孙闹岗地冷独阳远“云妹妹,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想让我以后永远留在狄家,是吗?”狄云看了看谢听风,羞涩地点了点头。最孤结战敌冷最仇术后陌接最闹孙由结闹星不陌方羽毫“云妹妹,我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是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的。你要知道,如果一缕风失去了灵动,那是不是就死了?你想让我成为这样的风吗?”“我当然不会让你这样了,可狄家真的需要你。你在赌圣石坊不是说过,我是你的无价之宝吗?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留在狄家吗?”封阳艘所后孤星远艘所结故封阳艘所后孤星远艘所结故今晚的狄云,似乎与白天大大咧咧的样子有所不同。含辞未吐却已粉面桃花,莲步轻移可见些许扭捏。没有了平时的清灵之气,添了许多温柔羞怯,自有一种女性的温婉可人。岗闹艘陌结阳星远战岗羽结“云妹妹,你不知道我的过去。我留在狄家,也许会给狄家带来灾难。这是你不愿意看到的,是吧?所以,大赛一结束,我就会离开这里。”“这样啊,可我真的爱上你了。你是我的初恋,初恋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最刻骨铭心的。你……你让我以后可怎么办……呜……”狄云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克阳结陌孙孤最科艘孤指不克孤孙由后孤最远指克艘科一个女孩子,无论平时怎么坚强,可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常常就会和泪水相伴。谢听风暗暗叹了一口气,自己从没有刻意去招惹哪个女孩子,可为什么她们总会爱上自己呢?慕雨萱的事情其实还没了,现在又多了一个狄云。克孤后由孙闹封地方主战月克月孙战艘闹封不术吉孙结他想把狄云揽在怀里,为她擦去泪水,却又怕她误会,只好劝说道:“云妹妹,别哭了,我可以做你的哥哥啊。以后狄家如果有难,我一定会保护狄家!”克月孙战艘闹封不术吉孙结狄云梨花带雨冲出谢听风的房间,来到树木浓郁的花园里,不禁悲从心来,抱着一棵大树抽泣着,泪如雨下。“呜……也只有这样了。云哥哥,你可以抱抱我吗?”最冷艘陌孙冷最地酷最情岗冷结由孙冷封地术方仇学谢听风将狄云拉进怀里,为她擦去了泪水。狄云依偎在谢听风温暖的怀里,听着他强劲的心跳,泪水又一次模糊了她的双眼。为什么,为什么爹爹一定要招一个上门女婿啊?“云妹妹,天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比赛呢。”星闹后所后孤最仇地太克主封孤艘战结月克仇指由克术狄云仰起带着泪珠的脸,仔细看了看谢听风,似乎要把他烙印在心里。然后,突然在谢听风的唇上亲了一口,挣脱出他的怀抱,快速走到门口,才停了下来。“云哥哥,今生没有福气做你的妻子,我只希望在你临走的时候,你能亲口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好让我明白,我的初恋究竟给了谁。”说完,不等谢听风回答,就冲出了房间。克阳后陌孙月最地所酷我独克阳后陌孙月最地所酷我独“阿狸,啊狸狸!”小晴点着头。最孤孙陌艘闹克地酷艘地封狄云梨花带雨冲出谢听风的房间,来到树木浓郁的花园里,不禁悲从心来,抱着一棵大树抽泣着,泪如雨下。泪眼朦胧中,她看见夏若晴从房间里出来,走到谢听风门前,谢听风将夏若晴迎进门里,搂在怀中,忘情地亲吻起来。星冷孙战艘冷封科所察科秘岗闹敌所艘月克地秘不仇羽狄云的心,瞬间碎了一地……(重庆书厂)《风舞苍穹》仅代表作者倚槛听风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