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龙舞戮尊 第八十四章 屋中捉妹子

2019-10-12 21:2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舞戮尊 第八十四章 屋中捉妹子

大会前一天晚上。

萧兮躺在床上,仍未有醒来迹象。

“我说,这家伙什么情况?现在还没醒

?明天大会可就开始了!”雨亦奇都有些焦急的在萧兮房内的桌子边不断的踱步。

“这家伙没重伤也没中毒,没理由啊”狼秋皱着眉头看着面色红润天堂饱满的萧兮,这明明是生龙活虎的气色,竟然还没醒,真不科学啊。

雨亦奇又转了两圈,一甩手便往门外走去“不行,我去找一下大夫。”

“那我也在去找点有经验的医师来吧”狼秋说着也走出了房间,顺着楼梯,便向下面大喊一声“小二,上来帮我照顾一下”

“好嘞,这就来!”小二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便往楼上跑,不过在两拨人相遇的途中,狼秋却把小二拦住,说是要交代什么。

房间内,只剩萧兮一个人和他那均匀的呼吸声。

忽然,房间的壁纸掉落,一个人影竟然从墙壁内走了出来!!

这人影一身紫色,除了紫色的衣服外,就连蒙着面的面罩也是紫色。

“哼”没有多余的废话,一声冷哼,紫色身影便用一把短短的匕首直接刺向萧兮,动作一点都不啰嗦多余。

就在匕首即将刺破被子直伤萧兮的时候,匕首却是再难以寸进!

紫色身影试了两下,见真的动弹不得,心中意识到不对,打开窗户便想跳下去,结果窗户打开,一个即便她不想承认但人家设定就是如此她也不得不承认的,一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这位小姐,我说你也真有耐心啊,站了一天了,你也不嫌累啊”

“你,你们不是下去了吗!”紫衣女子问,要不是感应到他们出去了,她才不会出来呢!

雨亦奇眨着那双闪死人闪亮眼睛盯着女子“对啊,我这不是在外面吗,我也没进去啊?”

“你..”女子说不出话,但也知道自己被耍了,右手掏出烟雾弹就想往地上扔,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抓住,哪里还扔得下去。

狼秋将女子的烟雾弹夺了去,开门见上的道“老实呆着回答问题,我们不会伤害你。”

雨亦奇从窗沿翻进来,对狼秋道“喂,狼秋,你也太直接了。”

“好歹让人家跑两下啊,不然多没面子啊,是不是,姑娘”萧兮坐起身来,对着女子挑着眉毛道。

“你..无耻!放开我!”女子挣扎两下,没挣扎开,只得小女子模样的骂了一句。

萧兮走上前,一把拽掉女子的面罩,道“我说,小姐,是你躲在我们这群大男人的房间里偷窥,到底谁无耻啊。”

女子脸上窜上一抹绯红,一时气急,一脚踩在了萧兮脚上“你无耻!要不是你一直装昏迷不醒,我也不用一直躲着啊!!”

萧兮夸张的“哎哟”一声躲开,一脸不屑,就差挖鼻孔的表情搭配的反驳道“我不装昏迷着你能那么容易出来?”

这一下狼秋和雨亦奇都看不下去了,人家踩着你了吗?你就在那叫“哎哟”!考虑过人家姑娘的感受吗!知不知道女孩子面皮薄啊!

“你要是早点醒我就不用出来了啊!”女子都快气哭了,哪里还有之前的模样,转身对着狼秋带着哭音道“还有,你快点放开我!”

“哎,我去,别哭啊你”萧兮一看人家姑娘都快哭了,之前那无赖模样立刻消散无踪,走到女子身前,道“这么着,你告诉我谁派你来的,派你来干嘛的,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女子抬起头,眼泪汪汪“哼,还不是你在这装昏迷!我家小姐担心你!才让我来用药刃帮你入药的!

“噗....”没听人家说完,正在喝茶的雨亦奇直接把嘴里茶水喷了出来,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现在也是满脸尴尬与疑惑的萧兮“我去,萧兮你小子深藏不漏啊?!从哪泡到个大小姐啊?”

萧兮挠着后脑勺一脸不好意思,“不对啊,我不认识什么女人啊”说着,萧兮愣了,木讷的道“小羽?”

女子一听萧兮竟然这才想起来,一脸不爽的抬起头“哼,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记起我家小姐,真亏的我家小姐心心念念着你,这次听说你受伤还特地让我来帮你治疗!这次任务回馈我非要打你小报告不可!”

听这么一说,萧兮可真急了,冲上去就要求帮忙说好话,虽然现在都没搞明白这到底是距离产生美还是怎么着,但小羽在他心目中可真的是相当相当相当重要。

见萧兮这么冲动,雨亦奇也是知道这什么小羽在萧兮心中的分量,冲过来就拦在了萧兮身前“等等等等,冲那么急干嘛,你怎么确定她真就是你家小羽派来的?你有什么证据?”说着,雨亦奇顿时心中爆了粗口,你妹的啊!小羽,小雨,你妹的!这什么破称呼啊!

“哼,放开我!”女子右手一扯,就把玉臂从狼秋大手手中扯了出来,毕竟狼秋见这女子好像和萧兮认识,也是在不好再拦,也就顺势放手了,尽管如此,还是有意无意的挡住了身后的窗户。

女子挣脱手腕,从紫色衣衫中取出一枚玉璧,双手捧给了萧兮。

萧兮接过,面色是真的惊喜起来,这玉璧他可是不止一次的见过,当初在那若玄的龙泉山庄内,他和白羽的少有的未吵嘴时间,便是因为这块玉。

“师傅说,这块玉璧是与我同年被从山中挖掘打磨成的,外围有羽,故名玄羽玉,是天下最珍贵的宝玉之一,而且根据传说,有一块玉璧与我这一块是相辅相成的,我相信,拥有那块玉璧之人一定是我命中注定的郎君”

萧兮摩挲着玉璧,仿佛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响起,嘴角不禁温柔一笑,轻声嘀咕“这丫头,这块玉璧也能随便让人带来当信物,在想些什么啊。”

雨亦奇和狼秋看着萧兮这般笑容,目瞪口呆之后,立即吐槽“卧槽,看块玉你都能笑?男花痴啊!”

“边呆着去”萧兮一挥手,打发了雨亦奇,绕道紫衣女子身边“怎么称呼?”

“哼,不告诉你。”女子抱着手臂靠到墙边,撅着嘴就是不说话。

“切”萧兮不屑的哼了一声,小样还没招治你了不成?想着,伸手拿出绿色卡片,是那日若玄给他的。

“说不说啊?”

“你,无耻啊!”女子再次气愤的跺了跺脚,竟然用职位压人!!小姐怎么会喜欢这么一无赖啊!!

甘肃癫痫病
孝感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德阳整形美容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孝感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