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末日疯狗 外星入侵,世界突变 第三十一章:在血泊中醒来

2020-01-16 22:1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日疯狗 外星入侵,世界突变 第三十一章:在血泊中醒来

“头……好疼……”

嘶哑的声音突然打破寂静,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一个身影缓缓挪动。

叶飞挣扎着爬了起来,靠坐在墙上,他眼睛迷迷糊糊的,头疼欲裂,全身都好像要破碎般的疼痛。

喘了两口气,叶飞开始感觉极其难受,全身好像被什么粘稠的东西糊住,自己两只手里好像抓着什么东西。

率先恢复的是嗅觉,浓重的血腥臭味立刻扑鼻而来!刺激的叶飞整个人猛地打了个激灵。

这是……血!还有尸体的味道?

从未有过的清晰嗅觉让叶飞一刹那间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好像空气中的每一粒气味因子都逃不过自己的鼻子。

他甚至分辨了出一丝干涸的泪水的味道,而扑鼻而来的血腥味明显也是干涸了一段时间的血浆!

“我的眼睛……”叶飞举起右手臂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迷迷蒙蒙的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于此同时,他感觉到了自己右手握着的刀把。

熟悉的感觉,这是月月送给自己的那把横刀。

右手抓着的是什么?叶飞疑惑的揉了揉右手上的圆形物体,最终他摸出了一副完整的五官……

人头!叶飞心脏一抽,自己手里抓着的是一颗人头!

他惊得连忙收回手,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这个时候,叶飞迷迷蒙蒙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他的视力和听力开始快速恢复。

静……死一般的静,除了叶飞自己的心跳声和轻微的呼吸声,在没有其他的声音存在。

叶飞心脏忐忑不安,举目四望,一看之下,他猛然倒吸一口冷气,全身僵住。

这是一处走廊,毫无疑问是在研究机构内,原本这里灯光明亮,一尘不染。

但现在四周全是残肢断体,浓稠的血液铺满了道路,四周墙壁已经一些设备都破损不堪,天花板上墙上到处都是弹痕,剩下三三两两几盏残破的电灯还在忽明忽暗。

而周围铺满的尸体有的头部破碎,有的被拦腰斩断,有的心脏被挖出,有的则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叶飞呼吸粗重起来,他低头看了看左腿边的头颅,片刻后颤抖的伸手将其脸部转了过来……

这是张有些熟悉的脸庞,他的眼睛还大睁着,瞳孔中还残留着生前的恐惧。

是那个墨镜军官!

叶飞认出了这颗头颅的主人,他的头怎么会被抓在自己手里?

难道是我杀了他?叶飞心脏抽动的想着,一瞬间,他觉得这颗头颅不肯闭上的眼睛是在盯着自己,充满了恐惧和仇恨。

他仿佛从这双眼睛的倒影中看到了彻底发狂的自己,红着双眼用手生生拧下了这颗脑袋……

怎么会这样!!

叶飞全身猛地一震,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半倚着墙壁,目光从左到右扫过每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这里简直就像是被一群癫狂的恶鬼肆虐过一样。

死的基本都是真.枪实弹的士兵……

难道这些人……都是我杀的?

叶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全身早已占满了粘稠的鲜血,甚至可以看见几颗打进自己身体的子弹。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叶飞有些失魂落魄的摇着头,突然,他开始跌跌撞撞的往后逃离,满脸的血污中,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全是惊慌失措。

这不可能,自己怎么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一定是发生了其他事情!叶飞不停的在脑子为自己辩解着,但一路跌跌撞撞逃过来,入眼全是尸体,然而大多数都是被利刃斩断,血液流满整条走廊,导致每一步都发出噼啪的粘稠声音。

叶飞突然停了下来,眼睛落在一扇开启的厚重大门前。

这是那个研究室?

没想到一路仓皇失措竟然跑到这里来了,叶飞苦笑一声,随即脑子里猛地一震:“我不是应该在这里面吗!?”

叶飞的记忆停留在当时胁迫几个研究人员为自己注射残次的突变药剂时,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昏迷了过去,醒来后就……

叶飞喘了口粗气,一路小跑,冲进了研究室。

只见研究室里早已破碎不堪,十多具如破布般的尸体散布在地面上。

那一群研究人员,没有一个活口!

叶飞噗通一声跌坐在血泊里,他颤抖的抬起手中的横刀看了看,这把刀现在也和他一样,粘满了血浆,锋利雪亮的刀身都被粘稠的血液完全覆盖住了,一如自己抓住刀柄的右手,血腥且恐怖。

“是我……杀了所有人……”叶飞终于悲怆出声,他可以想象自己当时肯定是失去了理智,被杀戮占据了一切。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让我清醒过来……”叶飞竖起横刀撑起身体,看着昏暗的走廊上铺满的尸体,他不断的呢喃自语,一颗心却又在不停的呢喃中平静了下来。

只是心中仍然悲怆的无法正视自己的罪行。

一步步走过这条走廊,叶飞发现不止是这一处地方,就连研究机构内其他位置也都散落着不少的尸体,有绝大部分都是被刀刃斩去脑袋。

最终,叶飞来到了出口的位置,然而这个出口却被完全封闭住了,铁门上还留着几个凹陷很深的拳印。

叶飞探出拳头比了比,结果完全吻合,旁边也倒着一堆的尸体。

看来自己失去意识时还追杀到了门口,后来他们便将大门关闭,使自己无法出去,否则不知道还要被暴走的自己杀死多少人。

那现在自己还能出去吗?

厚重的钢铁大门被关上,依照上面自己留下的拳印来看以自己的力量是无法破开的。

突然,叶飞目光落在门边上挂着的一部仪器上,昏暗中,上面还闪着一点红灯。

“这好像是……”叶飞很快摸了一遍自己身上的口袋,从黏糊糊的口袋中抽出了一张卡片。

这张卡片也被浓稠的血液覆盖,叶飞将横刀插回腰后的刀鞘,抹了抹卡片,露出卡片上印着的照片已经身份资料。

照片自然是魏老头的,卡片也就是魏老头的身份卡。

“希望有用。”叶飞快速擦去卡片上的血浆,将其拍在一旁的仪器上。

叮~

悦耳的电子音响起,接着挡在叶飞身前厚重的钢铁大门嗤的一声打开。

阳光洒了进来,驱散了叶飞身旁的昏暗,只见外面空空荡荡,一副萧条模样,早没了任何人影。

叶飞踏过满地血污走了出来,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刺眼的阳光,此刻他全身撕痛,精神却格外的好。

尽管不久前他还沉浸在自己所做罪行的痛苦中,他回头看了看满室的炼狱,心里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不适应。

这个时候的叶飞还没有意识到,外星人的突变药剂本身除了刺激超级肌肉增长外更可怕的是它能够刺激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从而严重的扭曲一个人的精神,使得被注射的人类彻底发狂,陷入无止境的杀戮意识中。

而叶飞第一次被注射突变药剂时,其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药效刚好被同样能影响人体中枢神经系统的狂犬病毒中和,才使得他保持了清醒,没有失去理智。但这次叶飞注射了过多的残次药剂,体内的狂犬病毒已经无法完全压制住突变药剂的杀戮意识,这让他的内心深处被彻底改变。

其实不管是突变的狂犬病毒,还是突变药剂,又或是那些残次品,都无时无刻影响着叶飞。

此时一脸冰冷的叶飞一路走过大半个基地,也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只有午后的风在不停地吹过。

叶飞一边走一边撕掉身上的衣服,他全身都已经被血污粘满,甚至还挂着碎肉,穿在身上格外的难受。

而就算脱去衣服,叶飞发现自己赤裸的身上还是覆着一层血迹,甚至是一个又一个的弹孔。

一路走进护理部,来到自己之前躺过的那个病房,叶飞伸手一推。

啪!

本来锁上的房门被一把推开,锁扣的地方直接碎裂。

叶飞一边往里走一边看了看自己推门的手,看来自己的力气又大了不少,刚才可只是象征性的轻轻一推而已,而且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差劲,受伤严重。

再一看墙角,原本靠在那里的汉剑已经被人拿走了。

“会是月月带走的吗?他们去哪了?发生了什么事?”叶飞一边疑惑着走进这间病房的浴室,然后随手就撕掉了自己的裤子,将鞋子踢掉,横刀放在了水池上,随后打开了花洒。

清澈的水流泼洒出来,对着叶飞当头淋下,还好这个基地的水源并没有切断,电源似乎也还完善。

将身上的血污冲洗掉后,叶飞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走出来照了照镜子,随后苦笑。

难怪一直感觉全身都好像要撕裂的一样的疼痛。

摇摇沉重的脑袋,叶飞又走出病房,也没有去擦身子,而是赤裸着走了一会,照着指示牌找到了一间手术室。

强行推开锁住的大门,叶飞径直走了进去,很快找到一些医务用品,其中就有一把镊子。

镊子自然是用来取子弹的。

叶飞一颗颗将体内的子弹取出,原本止血的创口又再次崩裂,鲜血流了出来。

叶飞全身不知道中了多少枪,等到子弹全部取出的时候,地上已经洒落了一大把黄灿灿的金属,足足有三四十颗。

难以想象有人中了这么多枪还能活下来,甚至是生龙活虎。而刚才因为取子弹而崩裂流血的伤口现在已经全部止血。

叶飞又摸了摸后背,却奇怪的发现自己的后背并没有弹孔。

“奇怪……”叶飞沉吟片刻,自言自语道:“那个时候我背上不是中了好几枪吗?”

难道已经痊愈了?叶飞一边用酒精擦拭伤口一边想着。

邯郸矿业总医院怎么样
昌黎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南京癫痫病医院哪好
洛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徐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